【小说连载】阴阳快递员 第76-78章(第二卷)

时间:2019-12-02 08:00:01 来源:环球财富网 当前位置:美美的故事了也 > 文化 > 手机阅读


阴阳快递员       作者 :黑瞳叔

     送快递不但扩展到了农村,还扩展到了阴间,而我,便是一名阴阳快递员! 我送过无数件快递,同时也遇到过无数未知的事件。 让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为你们讲述一个关于快递的死亡故事……    

第七十六章:守护者

 “大门开着人不见了,应该是刚刚趁乱躲到外面去了吧?”江伯瞟了一眼被稍微推开的大门说。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抓起军刀站起身说:应该不可能,刚才我们几个都试过了,大门完全打不开。

    “别慌,别乱了阵脚。咱们先出去看看再说。”江伯想了一下说。

    我们三个也来不及恢复体力,纷纷捡起武器朝着大门外奔去。

    推开大门我们三侧着身子走了出去,现在是白天,大殿外比大殿里要亮很多,四下一望我们几个压根就没看到岚小七和长生在哪。

    刚刚出来的时候我还忍不住在想,可能是我将魔书放回去了,所以大门就又自动打开,而长生和小七也在那个时候趁机出了大殿,可是按理来说他们两个出去不可能走远,既然是这样那外面怎么会没有人?

    我想到了昨晚偷袭我们的鬼七,忍不住有些慌乱:小七和长生该不会是被鬼七给抓走了吧?

    江伯和方想对视一眼,皱起了眉,显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你先别着急,鬼七抓走长生和小七肯定有利可图,这样就不会伤害长生和小七。”方想轻声安慰我说。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忽的听到正前方传来一阵发冷的笑声。

    笑声落下,有人开口说话:“嘿嘿,不错,我抓走他俩的确有利可图。”

    我立马抬头朝前望去,发现前面的胡同中出现三个人,其中两人就是长生和小七,只不过他们两个人的脖子上却是分别架着两把利刃。

    而手握利刃之人,正是昨晚偷袭我们的人,也就是鬼七!

    看到鬼七手里的两把刀直抵在长生和小七的脖颈处,我红着眼指着鬼七喊道:你个老王八蛋赶紧放了长生和小七!

    “放了他俩也可以,不过必须要用你手中的魔书神图来交换。”鬼七压低声音,深沉的说。

    听到这话,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的神图,刚想要拿出来的时候,心里猛然一惊,整个人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瞬间开朗醒悟了过来。

    我们这一行队伍中隐藏最深的人一直都是鬼七!

    鬼七这老头的目的绝对不是想要解除封印这么简单,他还有着另一个目的,这个目的或许就是我身上的魔书神图!

    联合起五娘告诉我的消息,我猜测想要我来这里的人也是为了让我得到这魔书神图,只不过背后那人和五娘并非是一伙的,要不然的话背后那人不可能让鬼七来为我们引路。

    背后那人抓走了鬼七,将鬼七的灵魂封印在扎纸人中,其后很有可能把鬼七的身体放在了这古城里面,只有鬼七重新来到古城,方才能接触诅咒。

    但是他却并没有置身一人来到这里,而是顺带着将我们带到这里来!

    他这么做的目的我想有两个。

    第一,来到这里必须要五人同行,鬼七身为扎纸人非人非鬼肯定不能轻易的来到这,所以他需要几个傻帽,而我们就成了傻帽。

    第二,他来到这里不光要找回自己的身体,还要夺走大殿内的魔书神图。

    他自己一人肯定无法夺走魔书神图,魔书神图的守护兽我们亲眼目睹,单凭鬼七一人之力肯定得不到,所以他再次利用了我们!

    也就是说,鬼七这老王八蛋不知不觉间利用了我们两次。而从始至终他对于背后操控这一切的人都在阳奉阴违,一边答应背后那人带我们来到这里,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算盘。

    绝!鬼七的心机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他被算计的同时也不知不觉的把我们所有人都算计了进去,包括幕后操控这一切的黑手!

    只是,现在知道这些似乎有些晚,因为岚小七和长生已经被鬼七给控制住。

    想要就他们两个就必须把神图交出去,不过看着眼前的情况我猜测鬼七还不知道我把魔书神图一分为二,只留下了神图,魔书还在里面。

    “赶紧把魔书神图给我交出来,要不然的话这两个人一个也活不成!”鬼七阴测测的说,两把利刃微微用力,岚小七和长生顿时发出嗯的一声痛吟。

    我连忙摆手说:你先别冲动,魔书神图我马上交给你。

    说完,我就转身佯装成拿东西的姿势,同时压低声音问身旁的方想和江伯该怎么办。

    鬼七抓着人在胡同的尽头,我们倒也不怕这家伙会偷听到我们说话。

    江伯想了一下,说:现在有两个办法,第一不交魔书神图,看着岚小七和长生被杀。

    “这他娘算个什么办法?”我气得牙痒痒。

    江伯摊了摊手,继续说:还有第二种,把魔书神图交给他,等着他放人之后我们三个再上去把魔书神图抢到手,同时把鬼七弄死。

    我说,就第二种办法了!

    说完,我就又转过身去,其实魔书神图一直在我上衣里面的口袋里,之所以背对着鬼七,也是为了和江伯他们商量。

 我将魔书神图拿在手中,特地将它反着放,如此一来鬼七不拿在手里也分辨不出到底是魔书还是神图。

    “你自己一个人过来!”鬼七火热的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魔书神图,接着伸出手指冲我勾了勾。

    我耸了耸肩,拿着神图慢慢的走下石阶,与此同时我听到方想小声的对我说:傻蛋,机灵点儿,别被那老头给骗了。救回长生和小七后,就找机会拖住鬼七,等着我们过去。

    我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走下石阶朝着胡同走去。

    到了胡同口处,我停住脚步说:老头,我过去有点儿不公平,要不都朝前面走两步?

    “你在跟我讲条件?”鬼七冷哼一声,移开岚小七脖子处的刀子,就要刺下去。

    我连忙摆手说:诶诶诶,我过去我过去行了吧?

    鬼七一瞪眼,说赶紧过来!

    我有点儿无语,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鬼七这老家伙那么尿性呢?

    估摸着以前他是扎纸人状态不敢装逼,害怕被人给捏把死,现在却不同了,这老头是人身了,也不怕什么了。

    这胡同不是太长,也就二三十米的距离,鬼七抓着长生和岚小七在胡同的前头,而我则是从胡同的低端往前走,等着距离鬼七不到三米的距离,我缓缓的停住脚步。

    因为距离近的缘故,我也看清楚了鬼七真实的长相。这老头满脸皱纹,眉毛胡子都花白,眼角上钩,给人一种格外阴森的感觉。有点儿格格不入的是,这老头年纪也有七老八十了,却穿着一身年轻人才穿的连帽衣,还挺前卫。

    此时鬼七就把帽子戴在了头上,压得很低,只能看到半张脸。

    我扬了扬手里面的魔书神图说:以前尊敬你,所以叫你一声七爷。现在都这样了,我也没必要和你玩虚的了,有话咱就摊开了说。

    “老头,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我们来这里是被人骗来找阴间的,对这什么玩意无字魔书,有字神图什么的完全不感兴趣。你把长生和小七放了,我就把这个给你。”说话的时候,我特意透漏出无字和有字两个关键词,为的就是让鬼七相信我手里的羊皮书是魔书神图。

    鬼七紧紧的盯着我手里的魔书神图,眼中的炽热感就像是一个快要渴死在沙漠里的人突然看到了一桶水一样。

    沉吟了一会儿,鬼七说:我把这女的放了,你把魔书神图给我,我若检查没问题,就把这孩子也给放了。

    “你他娘骗鬼呢。”我当然不乐意了,魔书神图不完整不说,就算是完整我也不能相信鬼七这老王八蛋的话,这不明显就是要下套的节奏吗?

    我也不跟他废话,从怀里掏出打火机,对准魔书神图,恶狠狠的说:老头,一手交人一手交书,你要跟我玩虚的,我把书烧了也不给你!

    说完,我又看向小七和长生道:长生,小七,你也别怪我,我宁郎也是迫不得已!

    见我动作逼真,语气坚定,鬼七也不硬了,连忙摆手说:我把人放了,你把魔书神图给我。

    说完他就把夹在二人脖子上的利刃移开,不过双手却抓着二人的衣服。

    我也把打火机拿走,将魔书神图捏在手里,接着说:我数三声,你放人我扔书。

    鬼七没吭声,看来是默认了。

    我从一开始数,数到三时,声音突然加大,手中的神图也被我猛地向后扔去。

    与此同时,鬼七立即放开长生和岚小七,朝着落在后面不远处的魔书神图奔去。

    我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长生和岚小七让他们赶紧朝后跑,在大殿门前呆着,哪里也不要去。

    话罢,我拔出小腿上的军刀,咬着牙朝着鬼七冲了过去。

    魔书神图被我一分为二,现在只剩下了神图,鬼七拿到手后肯定会发现。昨晚我见识过鬼七的功夫,和江伯不相上下,我没把握对付他,只能先下手为强。

    没等鬼七伸手去拿神图,我就狠狠的一刀朝着鬼七的后背刺去。

    让我惊讶不已的是,鬼七压根就没被我惊动,他左右手中各握一把铁剑,铁剑的造型有些古怪,上宽下窄,锋利无比。此时鬼七左手一摆,手臂三百六十五度大旋转,继而他手里的剑就将我的军刀挑开。

    我大惊失色,心想这鬼七难不成也被巨树给改造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和江伯一样?

    我手里的军刀被他挑开,我无奈,只好迅速的退出一步,与此同时我身体微微一凉,接着我看到五娘出现在神图面前,她蹲下身子拿走神图,其后又出现在了我身边。

    我面色一喜,差点儿把五娘给忘记。

    五娘把神图递给我,我连忙重新塞进怀里。

    前面的鬼七愣住了,他缓缓的站起身面朝我,眼神阴沉,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

    “我守护魔书神图数百年光阴,却没想到最后让你们得去,恐怕今天又不得善终!”

第七十七章:杀不死的人

我能从鬼七话中明白不少意思。

    第一,这老头是魔书神图的守护者,亦或者是说整座古城中的人都是魔书神图的守护者,不同的是只有鬼七一个人活下来了。

    第二,鬼七想要得到魔书神图恐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怕是早就打起了算盘。

    “不得善终的是你吧?”我身后响起方想的声音,我回头一看见方想和江伯都已经跑了过来。

    看到他俩,我心里顿时有了底气,该动手的动手,该讲道理的讲道理:七爷,这一路走来我们几个也没怎么着你,可你倒好从刚开始到现在一直算计、利用我们。这笔账是该算算了吧?

    “跟他废话个什么劲,上前弄死他得了。”方想呸了一声,恶狠狠的说。

    鬼七嘿嘿笑了两声,抬起头扫了我们三个一眼,阴森的说:三打一,以多欺少?

    “就以多欺少了怎么着?成王败寇从来不在乎细节。”方想在耍嘴皮子的功夫上还没输过,他抖出短剑,指着鬼七冷声说。

    鬼七神秘兮兮的笑了两声,也不还嘴,伸出手放在嘴中,呼的一声吹出了口哨。

    我看过不少电视剧和电影,一般有人用手吹响口哨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些变故。此刻见鬼七吹响口哨,我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握着军刀四下看了看,忽然发现周围的四个胡同里出现了人影!

    没错,就是人!

    鬼七口哨声落下时,周围四个胡同里突然涌出了四个人。

    这四人和我们的身体差不多大小,只不过他们全身上下都被捂得严严实实,一点儿皮肉都没有露出来,就连脸部也有黑色的面罩遮挡着,我甚至都怀疑这群人到底能不能看到路。

    事实证明,这些人是能看清楚的。因为一愣神的时间,我们就被这四个手握铁剑的人给包围住了。

    局势瞬间发生了改变,谁也没想到鬼七会有四个帮手。原本我们是三个人,鬼七是一个人,可现在我们是三个人,鬼七那边却成了五个人。

    “你个老王八蛋真不要脸,竟然以多欺少!”方想也愣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指着鬼七愤愤不平的骂着。

    我是差点儿没一口血喷出来,上一秒这货还觉得以多欺少占理,现在竟然反过去骂鬼七了。

    鬼七笑着模仿方想的口气说:就以多欺少了怎么着?成王败寇从来不在乎细节!

    方想气的骂娘,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完全没理。

    鬼七接着说:原本你们要是老老实实的交出魔书神图,我还能放你们走。至于现在嘛,人和书都得留下!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儿,古城里面怎么还有其他人?”因为不清楚这四人是什么实力,所以我也有点儿着急,心里都敲起了鼓。

    江伯盯着这四人看了一阵子,最后说: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这古城里面没理由会有其他的人,鬼七和我们一路,他是置身一人来的我们都知道。

    “把魔书神图给我,我能给你们留个全尸。”鬼七摩擦了一下手里的两把铁剑,阴测测的说。

    我们自然没有傻到去相信鬼七的话,虽然现在人数上我们处于劣势,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必输无疑。

    “擒贼先擒王,你们先和这四个人周旋,我去对付鬼七。”江伯抽出匕首,眼神阴冷。

    我们三人里面江伯实力最高,也是老江湖。昨晚和鬼七对战的时候,除去兵器方面二人实力相当,江伯去对付鬼七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更何况现在鬼七手里没有长矛,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所以我和方想也没什么异议,点头同意。

    “鬼七,吃老子一招!”见我俩点头,江伯顿时大喝一声,单脚踹地整个人直接朝着鬼七弹射而去,手中匕首微微一转,直刺鬼七喉咙。

    鬼七咧嘴一笑,挥了挥手,那四人顿时朝着我们疾跑而来。而鬼七则是抄起双剑,轻松的挑开江伯的匕首,和江伯火拼在了一起。

    我忽然想到了鬼七的身子有古怪,就大声提醒说:江伯你小心点儿,鬼七那家伙的身子和你的一样都被巨树改造过。

    江伯一愣,暗自点了点头,继续和鬼七纠缠。

    说话的功夫那四人已经朝着我和方想围了过来,方想和我背靠背,小声的说:古城里面没理由会突然出现四个人,等会儿打的时候留个心眼,说不定能找出什么端倪。

    这话说的有道理,我嗯了一声,就和方想分散开。

    这四人倒也知道有肉要平分着吃的道理,见我和方想分开立即两个找上了方想,两个找上了我。

    我提着军刀找准机会对准其中一人,上前便砍。

    我这一招使得简单朴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可言,只要能拿的动刀子的人都会。

    之所以这么做,我是想试探一下虚实,看看这俩人的实力怎么样。如果这俩人比我厉害,那我还打个鸟,直接跑路得了。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一刀砍出那人竟然不动了,就那么站在我面前,好似再说:砍砍砍,让你砍,怎么带劲你怎么砍。

    我一刀砍下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鲜血横流,也没有听到惨叫声,我只觉得自己这一刀就像是砍在了棉花上一样,满满的无力感。

我瞪大眼睛,整个人都傻了,心说这他娘到底还是不是人了,怎么一刀下去完全没动静?

    我愣了并不代表那人也愣了,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就提刀朝我面门砍来。我来不及想那么多,收回军刀反手便挡,也就在这时,旁边的另一人却是飞起一脚,踹在我胸前,直接把我踹飞出去。

    双拳难敌四手这话不是说着玩的,面对一个人我或许还能有胜机,可要面对两个人我完全无力招架。

    我只感觉胸前的肋骨猛地一震,整个人贴着地面滑出去了三米多远。

    现在这种情况我要一倒下,肯定就彻底玩完了。等着身子停止滑动的时候,我翻身重新站起身来,挺起脊背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胸前传来的阵痛感。

    我喝了方想的血能愈合伤口,但却并不代表我不怕疼。

    还未等我稳定身子,那两人便是又一次提着铁剑冲了过来。这俩人也不说话,一个提剑朝我刺来,一个提剑朝我劈来,配合的相当有默契。

    不过,我也不是吃醋的。刚才那一击是我大意,所以才被他俩得逞,而这一次我也要展现自己真实的实力,毕竟这几年兵不能白当,要不然不给部队抹黑吗?

    我握着军刀挡下一刀,继而转身朝着左边那人飞踹出一脚。

    我的腿肯定比他的剑长,没等那人的剑刺在我身上,就被我踹飞出去七八米之远。

    看着这距离,我是真的吃惊了。

    我他娘这一脚也太厉害了吧?直接把人踹飞七八米远?

    虽然有点儿不可思议,但我也没细琢磨,那人被我踹飞再回来需要点儿时间,我也趁着这个时间和另外一人周旋火拼着。

    我的军刀看他身上他不觉得疼,也没啥效果,他要砍在我身上那效果就不一样了,我可是一个正常人,不像这俩奇葩。

    进攻的时候我瞅准一个时机,把手里的军刀一转,又一次狠狠的砍在那人的胸前。

    结果还是一样,我的军刀根本就没能伤及到那人半分半毫,反而那人的铁剑在我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我咬牙一脚把那人踹飞出去七八米远的距离,继而迅速后退,扭头看了一眼伤口我发现正在愈合,我也没有继续盯着伤口看。

    这一来一去的,我的体力透支厉害,更何况先前在大殿中我们已经消耗太多体力。

    我扭头看了一眼江伯那边,江伯和鬼七都没有骨骼的束缚,打起来就像是两根绳子一样,不断的扭来扭曲。不过,看情况他们两个人的实力真的是旗鼓相当,一时半会也分辨不出来谁弱谁强。

    方想那边的情况和我差不多,不同的是这家伙身手比我好,身上没有伤口,只是体力有些渐渐不撑。

    “这他娘什么鬼东西,怎么打都打不死。”方想破口大骂的同时,手中短剑猛然刺出,短剑毫无阻碍的刺穿一人的胸前,只是那人胸前并没有鲜血流出,整个人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

    我心想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找到突破点。

    思索着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被我踹出去的两人又一次跑了回来,我盯着那两个人看了好一阵子,忽然想到了一点。

    无论是我对付的两个人还是方想对付的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那就是这四个人没有皮肤露在外面!

    没有皮肤露在外面,或许是他们害怕暴露!

    想到这,我也没愣着,拿起军刀冲了上去,这一次我反其道而行之,不去攻击他们的身体,而是朝着他们脸上的面罩砍去。

    一连砍了四五刀我一直没找到机会,最后转换位置,用军刀划着他们身体上穿着的衣服。

    衣服相对而言比较容易成功,等我划破衣服后,整个人都傻了。

    这家伙竟然穿了两件!

    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他们的衣服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皮肤,不等我继续主动出击,两人就一起合力朝我逼近。我咬着牙抵抗了一阵子,找准时机踹出去一人,接着反手一刀,直击第二人的面罩!

    那人也有些愣了,没想到我会放弃别的地方,反之去攻击他的脸罩。

    等着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脸罩已经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等我看清楚这人长相的时候,直接双腿一软,差点儿没跪在地上。

    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在这人的脸上!

    这人长得不难看,也不恐怖,我和他也不认识,因为我不会和一个稻草人认识!

    没错,这人的面罩下是一捆被绑起来的稻草

第七十八章:生死相搏

 这种场景该是何等的诡异?

    我根本不敢相信和我打的难解难分的人竟然是两个稻草人!

    这一瞬间,我忽然明白自己那一脚的力量为什么那么大了,这不是我变强了,而是对方就是一捆稻草,我一脚踹在稻草上能不强吗?

    被我砍掉面具的稻草人也回过了神,他盯着地面上的面罩看了一眼,接着也不管那面罩,提刀就朝我刺了过来。

    我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无力感,满脑子都在想一个稻草人为什么能动,直到稻草人手中的铁剑距离我胸前不到十五公分的距离时我方才如梦初醒,用军刀挑开铁剑后,我迅速后退几步,也不跟他纠缠。

    现在的情况很明了,我和方想是地地道道的活人,而他们四个则是四个稻草人。

    稻草人为什么好端端的能动我想不明白,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四个稻草人根本就不会觉得累,也不会觉得疼!

    换句话来说,这四个稻草人出现的本意并非是要杀掉我和方想的,只不过是鬼七那老头施了点儿手段,让稻草人拖住我们。稻草人全身上下都是稻草,我们的武器伤不到他,他也不会感觉到体力不支,撑到最后我们只会被这四个稻草人给耗尽体力。

    我心想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这稻草人能平白无故的动起来,肯定是用了什么巫术一类的邪法,找到破解的方法才行。

    “这是驭魂术。”就在这时,我耳边忽的响起五娘的声音。

    五娘轻声对我说:鬼七制造出了人形稻草,接着将人类的灵魂困于稻草之中,如此一来这些稻草人便拥有了行动能力。

    听五娘这么一说,我顿时想起这是鬼七的看家本领。当初进入鬼路时,鬼七就用了这种方法,将三百多个灵魂困在扎纸人之中。

    我连忙问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简单。”五娘一笑,又说:“你的军刀砍在稻草人身上只能伤到稻草人却伤不到他的灵魂,人的身体内有三魂七魄,血是精魄所化,你把鲜血抹在军刀上就能伤及他灵魂。”

    五娘就在我身体里,我重新有了灵魂也有了鲜血,五娘话音落下我就立马用军刀割破手指,让鲜血留在军刀的刀尖上,如此一来便能克制稻草人。

    我重新站起身,信心满满的拿着军刀冲了出去,另外两个稻草人也同样朝着我冲了过来。

    距离两个稻草人不到三米的距离时,我跳跃至半空中,接着一个侧摆将其中一个稻草人踹出去,落地之时我手中的军刀迅速朝着另外一个稻草人劈去。

    那只稻草人也不傻,见我军刀朝他劈去当即便是横刀就挡。

    两把利刃触碰在一起时寒光闪烁、火光迸射,我咬着牙抽回军刀,反手又是一刀。

    这一刀速度挺快,也不知道稻草人是没反应过来,还是不屑去抵挡,我手里的军刀直接刺在了稻草人的腹部。

    “啊!”沾有鲜血的刀尖没入后,稻草人中忽的传出一声惨烈的叫声,接着我一把拔出军刀,看到军刀插着的位置冒出屡屡白烟。

    稻草人踉跄的后退三步,用手捂着冒着白烟的腹部,大声惨叫着。

    我猜他现在的内心肯定是崩溃的,万分没想到我能够伤到他。

    有句老话说的好,趁他病要他命!他疼我可不嫌疼,见这一招奏效,我立即持刀而上,刷刷刷一连朝着稻草人劈出了三四刀。

    前面两刀稻草人还有力提起铁剑勉强抵挡,可到了最后他的兵器直接被我削掉,顿时手里空无一物,只能不断的后退。

    我乘胜追击,步步逼近,不一会儿的功夫稻草人身上就有了七八处伤口,这伤口很好辨别,只要被沾有鲜血的军刀刺中就会冒出白烟,而如今稻草人身上就有七八个位置冒着屡屡白烟。

    我越打越猛,把之前承受着的憋屈全部一股脑的释放出来。抓住一个时机,我一刀劈在了稻草人的脑袋上,军刀顿时没入其中,白烟不断的往外冒。稻草人体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便是软趴趴的化作一捆稻草掉在了地上。

    稻草人之所以能像是人一样行走、攻击,多半是因为有着灵魂支撑。如今稻草人软倒在地,想来藏在稻草人里面的灵魂已经被我杀掉了。

    解决了一个稻草人,另一个就好办多了。我如法炮制,军刀连连刺出,手脚并用、越战越猛,不出多时另一个稻草人也被我成功歼灭。

    局势,瞬间倒转。

    干掉两个稻草人后,我有点儿累的喘不过来气,按住膝盖半蹲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回着体力。

    趁着休息的时间,我抬头看了一眼方想,发现他还在和两个稻草人不断的纠缠,我这时才想起刚刚只顾自己打完全把方想给忽略了。

    想到这我连忙大声的提醒方想。

    方想愣了一下,接着对我点了点头,用短剑划破手指,鲜血涌出时他将鲜血抹在短剑上,接着便是又和两个稻草人战在了一起。

    还没等我看到结果如何,就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江伯的惨叫声。

    我连忙站直身子朝前望去,刚巧看到江伯被鬼七一脚从房顶上踹了下去。江伯的身子在此时就像是个失控的汽车一样,一连撞翻了三四个摊子方才停了下来。

    不过江伯却没有因此倒地不起,几乎是身子稳定的瞬间,江伯就又站了起来,他从地上捡起匕首,一脚踩在旁边的石墩上,整个人重新攀上了屋顶,和鬼七再次打了起来。

    二人的武器不断的翻转劈砍,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虚影,时不时的还迸射出无数火花。简直就像是在拍武打动作片。

    当然,这并不是虚假的,而是真实的。

 江伯和鬼七从房顶上打到房子里,又从房子里打到房子外,一来一回儿的互不相让,大有一副不死不休的气势。

    只是没多久我就发现了异常。

    江伯身上有不少伤口,粗粗一扫少数有十几处,可鬼七身上却一道伤口都没有!

    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或许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江伯不是鬼七的对手。可面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鬼七,鬼七的身体没有骨骼的束缚,可以和江伯一样三百六十度旋转,但这些都是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又有多少?

    长生被巨树改造换心后,身体的所有内脏组织都被藤蔓给保护了起来,所以长生在受伤时,藤蔓就会自动愈合。

    而江伯却不同,江伯只是被换了骨架,而不是换了内脏组织,所以他才只能让身体的各个部位不接受骨骼的束缚,反而不能快速愈合伤口。

    相比较之下,我发现鬼七的情况和长生很是相似!

    难不成鬼七也换了心?

    恰好这时,方想也解决完了两个稻草人,走到我身边一连喘了好几口气,忍不住骂着说:鬼七这王八蛋的驭魂术太高了,竟然能把灵魂放在死物身上。

    我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上去帮忙?

    方想看了一眼江伯和鬼七,沉吟了一会儿说:先歇会儿,看看情况再说。

    我比较同意方想的说法,心想江伯应该能撑一会儿,毕竟那么长时间他都撑下来了。

    “今日魔书神图我要,你们的命,我也要!”鬼七和江伯忽然停止了打斗,二人互相对峙片刻,鬼七阴测测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江伯抖了抖匕首,冷声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鬼七不再废话,提起双剑快步朝着江伯俯冲过去。江伯也没继续开腔,把匕首抛起反握与掌中,接着便是和鬼七激战在了一起。

    鬼七手里的双剑挥舞的密不透风,一剑为守一剑为攻,招招致命的朝着江伯身上招呼着。江伯不慌不忙,将老江湖的沉重尽显而出,一招招一式式的应对,时不时还主动攻击,不过却都被鬼七给抵挡了下来。

    两人在此刻立马变成了僵局,谁也杀不了谁,谁也伤不着谁。

    我和方想的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我说: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咱俩上去辅助江伯,速战速决!

    方想拔出插在泥土里的短剑,吐了一口浓痰,说:干他娘!

    话罢,我和方想便是一同冲了出去,接着就迅速的加入了战团当中。

    我们俩虽然没有江伯厉害,但不管怎么说也帮江伯分担了不少,见我俩突然出现,江伯愣了一下接着说:这老不死的身上有点儿古怪,先诛心!

    诛心我能明白,就是先攻击鬼七的心脏。

    鬼七后退数步,站稳脚,扫视了我们一眼冷哼说:你们几个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们?

    “废他娘什么话,干他!”方想大吼一声,握着短剑立即冲了上去,短剑在他手中犹如是游龙飞舞一般,出现一道道银光,直逼鬼七心口。

    鬼七面色扭曲,阴森一笑,甩手将方想的短剑劈开,继而右手的利刃同时朝着方想刺出。

    也就在这时,江伯突然冲了上去,用匕首将鬼七的利刃挑开,接着一把抓住方想的肩膀整个人直接跃起,双腿并拢用力踹向鬼七。

    鬼七双臂何在胸前,虽说抵挡住了江伯的一脚,但整个人还是没忍住朝后退出去了三五步。

    我也没愣着,等着鬼七刚稳定身形没多久,我便拿着军刀上劈下砍了起来。说真的,对于军刀我现在是越用越觉得顺手,砍起人来眼都不带眨的。

    鬼七不慌不忙的用手里的双剑抵挡着,一边挡他还一边说:太慢了,太慢了。

    我气的牙痒痒,收回军刀一个侧踢朝着鬼七的脑袋踹去。

    鬼七嘿嘿一笑,闪电般的伸出手掌一把抓住我的脚脖。

    我心里一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飞身一跃用另一只脚踹向鬼七的心口处!

    俗话说,骄兵必败。

    鬼七完全没想到我会两只脚一起上,因为这样一来我就没办法保持身体平衡。但是相比之下,我宁愿摔倒,也不能让鬼七一直抓着我的脚脖子。

    我那一脚重重的踹在了鬼七的心口处,鬼七脸上的肉微微一颤,连忙松开我的脚脖子,借力迅速后退。

    我也因为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

    方想把我搀扶起来,盯着不远处的鬼七看。总的来说我们三人的初次配合也算是完美,毕竟把鬼七那老头给击退了出去。

    “有意思,有意思。”鬼七顺势把双剑插在地上,接着无比装逼的拍了拍心口处的脚印说:“我现在忽然改变主意了,不想杀你们了。我要让你们眼睁睁的看着我得到魔书神图后,会变得多么强大!”

往期精选

虐心小说:

晚安小王子 (回复21)     

哥哥,请再等等我!(回复22、23)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回复9-12)

夏有乔木(回复13-20)

极品萌卫(回复24)

两小有猜(回复25)

上一篇产后42天,要尽早带宝宝去做这些重要检查,宝爸宝妈别不放在心上

下一篇如何玩转网红营销?【深度好文】

相关文章:

文化本月排行

文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