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三十九

时间:2019-06-26 08:00:01 来源:大众证券网 当前位置:美美的故事了也 > 视频 > 手机阅读

他故意把动作放的很慢,应该是想要加大对我的心理折磨,我这才知道,古代那些太监大都心理变态。应该是真的。

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非常荒诞的想法,我既然拥有强悍的自愈能力,那里被割断之后,会不会像是壁虎的尾巴一样,自己又长出来?

虽然也有可能,但是我绝对不敢去冒险,我猛地扬起右手,用手掌死死攥住了刀刃。

鲜血立刻从手掌涌出,刺骨的疼痛反而刺激了我的身体,我感觉刚才黑暗之中,那个赐我重生的存在,给予我的,远远不只是涅槃这么简单。

一股澎湃的力量,随着刺痛渐渐复苏,我另只手伸出去,拉住了古蔺踩在我脸上的脚腕,用力一扯,古蔺仰面栽倒。

他的手在地上微微一撑,沾地即起,手中的海事刀划出一道闪电,直奔我的胸膛。

我拼命扭身,海事刀贴着我的胸口擦过,刺入木地板,我四肢一发力,像个鱼雷一样撞向了古蔺。

我的脑袋撞上了他的小腹,古蔺被我撞得向后踉跄了几步,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双手撑住地面,翻了一个跟头,双腿搭在他的脖子上用力一绞,施展出了传说中的夺命剪刀脚。

双腿的力量,远远比双手大得多,古蔺被我双腿绞的脖子发出嘎巴的骨爆音,向着一侧歪倒。

我和他以6|9的姿势倒在了地上,我双腿死死锁着他,一只手伸出去,从地板上摸到了古蔺没来得及拔出的海事刀。

锋锐的刀锋毫不犹豫的刺入古蔺的大腿内侧,那里有人身体上最重要的主动脉,可是刀锋入肉,没有半点鲜血出来,我就势横着一划,把他那里的肌腱割断。

我把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凭借着脑海中人体解剖部位,把古蔺双腿的肌腱和脚筋全部挑断,他发出凄厉的吼声,可是身体却被我双腿锁的死死的,根本就无法躲避。

我的双腿松开了他,他想要弹身而起,可是他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他双手撑地,想要逃离,我的海事刀飞快的划过他的咽喉。

虽然没有鲜血喷洒,但是他的气管被完全割开了,他恐惧的张开嘴巴,似乎想说什么,然而海事刀立刻从他张开的嘴巴穿进去,刺穿了他的后脑,把他深深钉在了地板上。

“呸……”我冲古蔺吐了口带血的唾沫,转身飞快的跑向了安然。

安然依然昏迷着,惨白的脸上写满了痛苦,我迅速的检查了一下,发现她左边的一根肋骨断掉了,所幸位置还好,并没有刺穿肺叶,否则她已经导致血气胸而死。

我不敢唤醒她,小心的为她把断骨扶正,用链伽把盔甲的护手护腿砸扁,做了两个简易的夹板,把她固定好。忙完这一切,我感觉自己最后一丝体力都被透支了,我倒在安然的身边,等待体力的恢复,同时盯着走廊尽头,心里不停的盘算着。

萧宁儿下落不明,我必须要找到她,可是我怀疑,这阴森森的古堡里面,还有什么危险,那个给古蔺初拥的家伙,始终没有出现,古蔺为什么带我到这里,原因也不明,但是毫无疑问,这古堡里面,一定不那么简单的。

所以我并不放心把安然留在这里,自己单独去寻找萧宁儿。可是安然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移动,否则会造成断骨的移位。这实在是左右为难啊……

我左思右想了一会,想到了一个笨方法。

我爬了起来,唤醒了安然,她睁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陈大哥……你……我们……是不是都死了……啊……”

她迅速的意识到疼痛,小脸皱的像个包子,我怜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告诉她古蔺已经被我杀死了,但是她的肋骨断了一根,现在不能乱动,我会抱着她去找萧宁儿,她一定一定不能动弹!

安然看到古蔺的尸体,痛苦的脸上挤出笑容,满脸崇拜的说陈大哥真棒……然后保证自己会很乖,一定不会动的。

我小心翼翼的把她抱了起来,动作慢的像是蜗牛,然后一步一步,不抬脚,蹭着往前走,争取不让她感受到一丝一毫的震动。

我以龟速行进,终于走到了走廊的尽头,一道幽深的楼梯,盘旋而上,尽头,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

木质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我一步步的攀上去,来到一条过道里面,过道的两边,是一扇扇房门。

我推开了第一间房门,里面出现的光芒,差点没炫花我的双眼。

一口口的木箱子摆在地上,里面盛满了金币,怕不有几十万枚,静静的闪耀着光芒。

虽然挺诱惑人的,可惜,对我来说没卵用,还不如一个鸡腿更实用。

我毫不犹豫的转身,走向第二个房门,推开之后,尽管刚才金币已经给我打了预防针,这里面的东西,依然让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里面是一排排的木架,上面摆满了油画,瓷器,精美的地毯,还有各式各样的古玩。

麻蛋,这些能把曼哈顿买下来吧……我咽了口唾沫,毅然的转过了身。

推开了第三个房门,我见到了萧宁儿,她静静的躺在一张床上,呼吸均匀细密,睡的很香甜。

没事就好……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她唤醒。

萧宁儿只记得自己被古蔺捉住带到这里,其他的什么都不清楚了,关于我和古蔺之间那场惊心动魄的恶战,我并没有提及。

我把她刚才睡过的床拆了,做成一个简易的担架,把安琪放在了上面,和萧宁儿抬着她离开了房间。

我们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我的身后,忽然响起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我回头,身后没有人,这这声音是男人的声音,有些沧桑,说的是英文,我听不懂,也不知道从哪里飘出来的,或者是哪一间房子里面,但是我没打算去寻找。

萧宁儿转译给我,说那个声音问我,为什么看到那难以想象的财富,却没有半点的动容。

我懒得鸟他,你问我就一定回答吗?

“你告诉他,我没心情……”我对萧宁儿使了个眼色,我们两个加快了脚步,向着楼梯走去。

我担心,这个说话的人,就是给予古蔺初拥的人,所以我虽然表现的大大咧咧的,其实却在极度的警惕着。

那个声音在我们背后,不急不缓的响起,但始终没人出来阻止我们。

萧宁儿和我小心的走着楼梯,她告诉我,那个声音说,我们可以随意离开,但是他相信,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因为,离开这座荒岛的唯一出路,就在这座古堡之中。

我有刹那的心动,但是很快把这种渴望压下去了,安琪身受重伤,我必须马上带她回去养伤。而且我也担心陈丹青她们,我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路德的踪迹,我担心他万一叛变的话,会对陈丹青她们不利。

所以无论如何,再大的诱惑也不能挽留我,我们很快就来到了一楼的大厅。

这里依然一片狼藉,还保留着刚才我们打斗过的痕迹,但是目光所及,我发现少了一样,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古蔺不见了!

这个死太监本来被我用海事刀钉在地板上,可是现在,海事刀还插在那里,可是他却已经不见了……

麻蛋,我有点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把他的脑袋切下来。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于事无补,我把这件事抛在一边,告诉萧宁儿,我们马上启程回去。

萧宁儿的体力远远不如我,抬着安琪走了这一会,早已经累的不行了,但是她一直在咬牙坚持着。

我虽然心疼她,但是我知道,这古堡太特么邪门了,必须要尽快的远离她。

我告诉萧宁儿忍耐一些,过一会再休息,她乖巧的点点头,然后让我给她讲讲,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我把她离开后的所有经过,给她讲了起来。

萧宁儿听到古蔺是个太监的时候,连连摇头,说不可能的,原来她们航班上,好几个空姐都和古蔺发生过那种关系,毕竟古蔺长得还满英俊的,又是副机长,他不可能是个太监。

我点了点头,那就是古蔺后来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当时弄死他之后,真应该扒开他的裤子看看的。

听到我和古蔺惨烈的搏杀,萧宁儿的眼睛都红了,满眼柔情的看着我,咬着嘴唇憋了一会,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陈大哥,我想给你生孩子……”

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她勇敢的迎着我的目光,挺了挺胸膛:“每个少女都做过一个梦,自己被恶龙抓起来,躺在古堡里等待救援,会有英勇的骑士到来,斩杀恶龙,救了自己,故事的结局,都是她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好吧,故事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样……

刚才我其实已经死过一次了,黑暗之中对我说第一次的那个声音,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明白,但是我知道,既然有第一次,就会有最后一次,我不可能永远这么幸运的。

在我活着能爱的时候,就尽量去爱吧!

“陈大哥是我的……”安然忽然睁开眼睛,瞪着萧宁儿,脸上写满了警惕和愤怒:“你不能夺人所爱……”

“哼,陈大哥还是苏珊姐的呢!怎么又成了你的了!”萧宁儿和安然斗嘴惯了,简直就是随口就能应战。

安然的小脸红了一下,嘟着嘴说道:“是啊,是我和苏珊姐的!没有你!”

“凭什么!”萧宁儿撇撇嘴:“你说了不算!”

“我我我……”安琪瞪着眼睛:“就算!”

“不算……”

“好了好了……”我急忙打断了两人,要在一个月以前,我就算做梦都不可能想到,一个肤白貌美的空姐,一个娇俏可人的富二代,会因为争我而吵起来,估计连正眼都不会看我一下吧……

“那个,关于我的问题,我们先不谈,我们先想办法回去再说吧!”我站在古堡的外面,看了一眼陡峭的岩壁,皱起了眉头。

这种地形,担架肯定是不能用了,我只能把安然抱下去,可是下去的时候,肯定会不可避免的有颠簸,我担心她骨折的地方会受不了。

看到我的表情,她们以为我在生气,两个女人不争吵了,安然扬起手,怯怯的拉了拉我的衣袖:“陈大哥,别生气啦,大不了……安然把你分给她一点点好了!”

“我才不要你分,陈大哥又不是你的……”

两人又要争吵,我低喝一声够了,她们才乖乖的闭上嘴巴,互不相让的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安静下来之后,我继续思考,其实留在这里,等安然的伤好一点才是最稳妥的,可是我们实在等不了,陈嘉怡她们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危险,而我们身后的古堡,也是诡异莫测,能够远离就尽量远离。

要是安然的伤能稍微稳定一点就好了……

我低头思索,目光无意中滑过手掌,一个念头忽然跳了出来。

我刚才为了阻止古蔺割我小丁丁,用自己的手掌攥住了刀刃,那里被割出一道很深的伤口,可是现在伤口那里已经结疤,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

我的身体经过饮用圣泉,拥有了超强的自愈能力,我不清楚,这种能力是不是存在于我的血液之中,但是,可以一试……

“安然,乖不乖?”我低头问道。

安然得意的瞟了萧宁儿一眼,甜甜笑道:“最乖了!”

“那你现在闭上眼睛,一切听陈大哥的话,好不好!”

“嗯!”安然用力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安然,张开嘴巴,宁儿,你不许出声!”我说着,拔出了海事刀,飞快的在自己脉门上划了一刀,一串鲜血,滴入了安然刚刚张开的嘴巴里面。

鲜血的味道让安琪有点蒙圈,她眼皮一动,还没张开,我另只手已经覆盖在了她的眼睛上。

“乖,吃点东西!”

萧宁儿双手紧紧捂住嘴巴,眼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我的鲜血宛如红色的珍珠,一串串的滴入安然的小嘴里面。

过了几分钟,我超强的自愈能力让伤口收缩了,我再次划了一刀,继续用鲜血滴入安然的口中。

一直到我的头变得眩晕,我才停止,萧宁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的手离开,安然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也跟着一起哭起来。

“好了,别哭了!”我装作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你们忘了,我可是不死鸟一样的存在啊!”

“陈大哥!”萧宁儿从后面用力抱紧了我,脸紧紧贴着我的脸,哭着说道:“你好伟大……”

我感受着她胸前那丰盈对我的挤压,含糊的说道:“是挺大的……”

我担心安然的哭泣会牵动她的伤势,急忙捂住她的嘴,柔声安慰,好一会,两个女孩才平静下来,我问安然觉得怎么样了。

安然告诉我,伤口那里不那么疼了。我精神一振,感觉这个想法确实管用。毫不犹豫的再次用鲜血滴入安琪的口中。

大概一两个小时之后,我解开了安然的衣服,一对乳鸽蹦出来,瞪着红红的眼睛看着我,在夜风中微微的颤动着。

我感觉自己要不是失血过多的话,搞不好鼻血都会喷出来。

我的手微微颤抖着,按在了安然的伤处,断骨自然不会这么快愈合,可是那里因为骨头摩擦而造成的淤青,却已经完全消散了。

我抱起安然,另只手牵着萧宁儿,并没有选择下山,而是沿着石壁,横着走了起来。

我们寻到了一个避风的石壁陷凹,在那里蜷缩着过了一夜,一夜之中,我又喂了安然很多次鲜血,第二天早上,安然告诉我伤口那里已经完全不疼了。

我又摸索了一下,骨头还没长死,但是已经不能摇动了,应该是稍微长在一起了,这样的话,只要我下山的时候小心一点,应该可以避免她骨头错位的。

我小心翼翼的抱着安然,另只手搀着萧宁儿,开始了谨慎的下山之旅。

主要是这石壁太陡峭了,萧宁儿只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无法下去,我有了一个打算,等到回去之后,应该训练一下几个女人,让她们练习攀岩了。

我们从阳光初生,走到了日过中天,终于爬下了石壁,萧宁儿已经累得走路都不稳当了,我找了一个平整的石台,把安然放在上面,让她们两个等着我,我去密林中找点吃的。

因为担心两人,我并不敢走的太远,不到十分钟,我就匆匆的跑了回来,手里提着一堆树枝和两个树叶做成的包裹。

我打开其中一个,里面是清水,我找到了一棵旅人蕉,用它的叶子包了清水回来。

萧宁儿两人早就渴坏了,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痛快,然后看到我打开另外一个叶包,两人的眼睛差点没瞪出来。

“陈大哥,你不会是……”萧宁儿苦着小脸,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我伤口有点难受,我要休息一会了……”安然匆忙闭上了眼睛。

“休息吧,休息好了,也就可以开饭了!”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开始生火。

萧宁儿蹲在我旁边,看着那个叶包,可怜巴巴的问我:“我们……真的……要吃这个?”

我吹着了火引子,引燃了火堆,点点头:“当然,这玩意高蛋白,而且在西餐厅里面,貌似价格也不低吧!”

在摊开的绿叶上,有一堆指肚大小的蜗牛,有的探出头来,用触角探探周围的叶片,迅速的缩回了头,阳光照耀下来,它们在叶片上留下的湿湿的痕迹,反射出了光芒。

“可是……我去餐厅从来不点这个的……我们是中国人嘛!”萧宁儿抱着我的胳膊,撒娇的说道:“人家没胃口,不吃行吗?”

“可以啊!”我淡淡的说道:“在我们前面,还有一条很宽的瀑布河流,我们必须伐木做舟,才能越过河流,然后穿越很久的森林,才能回到我们的家,在那之前,我们的食物并不能保证,如果你不吃的话,必要的时候,我只能用自己的鲜血喂你了!”

萧宁儿沉默下来,咬着嘴唇,默默看着我倒了一些猴儿酒在水里面,然后把蜗牛放了进去。

很快,酒水里面就出现了一些渣渣似的东西,我这样清洗了几遍,把蜗牛重新用绿叶包好,挖了一个浅坑埋了进去,把火堆移到了上面。

“刚才用酒水泡了几遍,蜗牛已经把它们肚子里面的东西全吐出来了,再烤熟了,口味不敢说,至少卫生方面是没有问题的!”

我说了一句,就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

十几分钟之后,我把火堆移开,连吹带拍的拿出了已经枯黄的树叶,打开之后,捻起一个蜗牛,找了一根很细的树枝,从里面挑出了蜗牛的肉。

蜗牛已经被烤的缩成一个小团,看不清头尾,白生生的微颤着,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酒香。

我冲萧宁儿扬了扬眉毛,她咬着嘴唇,慷慨就义般的吐出两个字:“喂我!”

我把蜗牛送进了她的嘴里,萧宁儿皱成一团的脸忽然绽开,瞪大眼睛:“好吃!”

“嗯?”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我不是第一次吃蜗牛了,以前训练野外生存的时候,蜗牛就算是加餐了。不过那时候吃的没这么讲究,就是直接用开水煮熟了吞吃。

蜗牛肉的口感比较差,软塌塌的像是鼻涕,味道……总之就是蛋白的味道啦,和一种南方特产的豆干味道有点像。

我试着往自己嘴里丢了一个,一股甘甜滑爽的感觉,立刻充斥了我的口腔,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这里蜗牛的品种比较特殊,还是猴儿酒起到了奇妙的反应,反正这个蜗牛的味道,真的特别赞。

我和萧宁儿你一个我一个的吃的香甜,安琪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怎么都没人想到,病人也需要营养的嘛?”

“你不是睡着了吗?”萧宁儿嘻嘻笑了一声,看到安然扁着嘴巴,她故意叹气说道:“陈大哥偏心,早就给你剥好了一大堆啦!”

蜗牛进入安然的口中,她啧啧称赞,说比在法国餐厅吃过的还好吃,我们三个把蜗牛一扫而空,简单的休息了一下,再次踏上了归程。

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我们终于走出了密林,来到了石林的边缘。

我用密林中采来的枝叶,搭了一个简易的窝棚,然后我们三个挤了进去。

外面燃烧着熊熊的篝火,透过枝叶的缝隙,我们可以看到满天的星光,归巢的宿鸟和昆虫不停的喧嚣着,整个天地喧嚣而又安详。

说了一会话,我让她们两个休息,我在周围布置了一些陷阱,回到窝棚刚刚躺下,安然就用手轻轻拉了拉我。

“陈大哥……我有点想……那个……”

上一篇一场温泉养生狂欢,一趟客家红色之旅,刷新了你对清流的认知

下一篇范仲淹一篇文章,让国人误解千年!

相关文章:

视频本月排行

视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