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阴阳快递员 第73-75章(第二卷)

时间:2019-12-02 08:00:01 来源:中国财经报道 当前位置:美美的故事了也 > 平面 > 手机阅读


阴阳快递员       作者 :黑瞳叔

     送快递不但扩展到了农村,还扩展到了阴间,而我,便是一名阴阳快递员! 我送过无数件快递,同时也遇到过无数未知的事件。 让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为你们讲述一个关于快递的死亡故事……    

第七十三章:无字魔书

进入大殿之前我们特地观察了一下,发现大殿属于全封闭式的,没有任何通风口和窗户,既然这样的话,那大殿里面应该一片漆黑才对,可是等着我们进入大殿之后才发现我们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大殿内不仅不黑,反而灯火通明。

    五颜六色的光芒像极了夜店、酒吧之中的七彩闪光灯,毋庸置疑的是这地方肯定没有电源,也不会是任何灯光之类的道具。

    等着我抬头朝着大殿上方望去才幡然醒悟。

    亮起五颜六色光芒的并非是彩灯,而是一颗颗如同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

    夜明珠这东西放在现在这个年代完全可以说是至宝,如果有这么一颗的话不说下半辈子,好几辈子估计就不愁了。不过我们不是来盗墓的,这些东西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宫殿上方不仅有着一颗夜明珠,一眼望去发现夜明珠足足有着五六颗之多。

    这些夜明珠摆放的位置好似有些说法,第一颗夜明珠的位置就在我们头顶,不过那夜明珠并非是单独存在,其上有一个类似灯笼的装置,那灯笼的外侧还镶有一面铜镜,铜镜将夜明珠的灯光折射在前方五米之处的宫殿上方。

    仰头朝着前方望去,我看到第一颗夜明珠折射的位置还有一颗夜明珠,那颗夜明珠外围依然套着一个装置,装置上的铜镜继续利用折射原理将这第二枚夜明珠的光亮传递下去,一直到宫殿的尽头。

    我仔细分辨了一下,发现夜明珠折射的形状像是一个横着的W。

    “别光他娘的看夜明珠,关注关注大殿里面。”

    这时候方想有点儿无语的骂了一声。

    我和江伯顿时回过神来,有点儿尴尬的笑了笑,继而将目光放在大殿之中。

    让我们感觉到意外的是,大殿里面并非是空无一人,还有五尊高约三米的石像。

    有着夜明珠的光亮,我们也没必要去点燃火把,直接趁着夜明珠的亮光开始打量起这五尊石像。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我立即被五尊石像吓了一跳。

    这五尊石像约有三米多高,身体四肢都较为齐全,唯一不同的是五尊石像的面部!

    第一尊石像就在第一颗夜明珠之下,石像一手握石剑,一手竖剑指,气势威风凛凛。让人感觉与众不同的是,这石像的脸部竟然不是人的脸,而是一马面!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明明是人的身子,为何会是一只马的头颅?

    我想不明白,继续看下去。

    第二尊石像在第二颗夜明珠之下,这尊石像单手握着一根和他身子一样长的石棍,却是一只狗的头颅。

    第三尊石像在第三颗夜明珠之下,石像手里拿着的应该是铁链,不过被打造成了石链,不同的依然是头颅,这次的则是一只羊头。

    第四尊石像在第四颗夜明珠之下,石像手中握着一把关刀。一样,身子为人,头部为畜生,这次是猪的脸。

    第五尊石像矗立在第五颗夜明珠下,手里握着一把开山大刀。身材伟岸似人,头颅却是一只牛头。

    “这五尊石像都是人身,兽面,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有点儿琢磨不明白的问。

    江伯眯着眼,盯了一会儿,说:你们联想这五只兽头,想到了什么?

    我愣了一下,心里开始琢磨了起来。

    这五只兽头分别是:马、狗、羊、猪、牛,貌似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这些不都是常见的家禽吗?

    岚小七忽然说:十二生肖!这五只兽头都位列与十二生肖之中!

    我一拍额头,心说对啊,马狗羊猪牛不都是十二生肖里面的守护兽吗?

    可是方想却不这么认为,他说:这应该不是十二生肖,像是八卦。

    “你懂这个?”江伯有点儿惊奇的问。

    方想白了他一眼说:你当小爷的道法是白学的啊?

    “十二生肖里面有动物我知道,八卦里面有动物吗?”三百六十行我不能全懂,也不会,堪称门外汉,只好问方想。

    方想说:有,而且这五只动物都在八卦中出现过。

    “八卦为八,这八种卦分别为:乾、坤、坎、离、震、艮、巽、兑,每一个卦又有不同的代表,分别又为:天地水火雷山风泽。不仅如此还代表着八种动物:乾为马、坤为牛、坎为猪、离为雉(雉在八卦中不统一,能说是鸟也被称为野鸡)、震为龙、艮为狗、巽为鸡、兑为羊。”方想是门清,说起来头头是道,稍微一顿,他接着说:“这里出现了马狗羊猪牛,若是按照八卦对应的话,马狗羊猪牛,分别对应着:乾卦、艮卦、兑卦、坎卦、坤卦!”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事实上我完全没听懂。

    没听懂不代表着我没听见,我指了指五尊石像问:那这玩意有什么用?

    “八卦取之五卦之代表雕刻成石像,不能说明什么,或许也是在暗指是十二生肖也说不定。”江伯看了好一阵子,最后摇头表示没看出什么端详。

    方想也有点儿想不明白的说:弄这玩意的人八成就有病,费那么多劲难道就是为了好看?

    “可能没那么简单。”江伯是老江湖,看问题比较透彻。

事实上我觉得也没那么简单,谁会那么傻,建造五只完全没用的雕像放在大殿里面。

    我顺着前方一看,只见大殿最低端有着一道光束从上照耀到下,而光束照耀着的地方则是一个普通的石台,不过看上去那石台上好像有着什么东西。

    我指了指前方说:那里可能就是咱们要找的东西,要不要过去看看?

    “过去看看吧,不过小心点儿,万一有机关就完蛋了。”江伯提议说。

    我们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朝前挪动,幸好的是走出去数步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想来这大殿里面没有什么机关。

    走到石台前,我们朝着石台上方望去,发现被光照耀着的地方,用木架支撑着一本泛黄的羊皮书。

    羊皮书被切割的很整齐,有着一本正常书本的大小,我们看到羊皮书的时候,羊皮书是打开的状态,只是上面却一个字也没有。

    我们五个对视一眼,接着又一次将目光放在羊皮书上。

    无字书?

    这算个怎么回事儿?

    还没等我想明白,我就从书本中看到了一个奇异的景象。

    羊皮书在我眼里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原本的无字书在此时竟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画面。

    第一个画面是一行身着铠甲举着一面写有‘元’字旗帜的军队,军队在荒山野岭之中穿行。最后来到了一座古城之前,古城上出现一人,两拨人好似在隔空对话,最后一言不合竟然大打出手。

    元兵持利刃攻城,城中之人则向城下投石块、放利箭。

    两拨人马一来一去战争持续不断,最后元兵大溃,仅剩不多的元兵落荒而逃,城中之人则是开城门收敛元兵尸首。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猛地一痛。

    我蹲在地上捂住心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脑海里思绪不断,一直在想刚刚羊皮书里面的景象是怎么回事儿。

    昨日白鸽送信,信中所描写的景象竟然和我所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难不成这书里面记载了这些?

    可是在等我看过去的时候,羊皮书还是空无一字。

    “阿郎,不要看书!那是魔书,看得时间长了很容易入魔!”我耳边响起五娘的声音,这时我才想起五娘在我身上。

    我在乎的不是这个,而是魔书两个字。

    魔书,会不会和我在信中看到的魔书神图有关?

    我忽然发现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江伯他们的声音,赶紧转头看向他们,发现他们几个正直勾勾的盯着羊皮书,面容呆滞,好似是癔症了一般。

    “江伯!方想!小七!长生!”我心里知道这羊皮书是魔书,看得时间长了会入魔,于是就使劲的摇了摇他们几个人的身体。

    好在他们盯着羊皮书的时间并不长,被我这么一晃一个个立马啊的一声回过神。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方想脸上有些汗水,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江伯蹲在地上,揉着头说:我看到了我自己手刃仇人,仰天大笑。

    “我看到了我父母来找我,带我回家。”岚小七也说。

    长生跟着说:我看到我爸爸了。

    我忍不住慌了,心说这每个人看到的场景怎么都不一样?

    “你看到了什么?”这时候江伯有点儿好奇的问方想。

    方想哆嗦了一下嘴唇说:血,全部都是血,全部都是尸体,我看到了死亡。

    “你呢?”江伯又问我。

    我老实回答说:我看到了两军对垒,千军万马的咆哮。

    “我们每个人看到的场景都不用,这本书有问题,而且还有大问题!”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指着无字羊皮书说:“这书明明一个字都没有,我们却从中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场景。若不是刚刚阿郎叫我们,我们恐怕就迷失在了这本书里面,这或许是本魔书。”

    我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费劲千辛万苦的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本书而来,现在说这书有问题,一时间有些无解了。

    就在江伯要开口的时候,我体内突然传来五娘的声音。

    “阿郎,快把魔书神图拿走,然后出去大殿,快!”

第七十四章:石像复活

  我迅速的看向江伯,队伍里面他年纪最大,见多识广,只能询问他要不要拿。

    “来都来了,哪还有空手回去的道理?阿郎,拿吧。”江伯斩钉截铁的对我说。

    我们费劲千辛万苦的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这魔书神图,此刻不拿更待何时?

    想到这,我咬牙伸手一把抓住石台中央木架上的魔书神图。

    “到手了,撤!”方想大喊一声,迅速的冲下石台,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我怀揣着魔书神图,紧跟其后。

    从石台到大门大概有接近三十米的距离,当我们跑到一半的时候,宫殿中的大门却是碰的一声关闭起来。

    我四下看了一眼,后背发凉,宫殿内除了我们和五尊雕像之外,什么都没有!

    既然是这样,那大门是怎么关上的?

    我们几个连忙刹住脚步,我和方想以及江伯背靠背的站着,将长生和岚小七围在圈里面,紧张兮兮的盯着大殿四周。

    也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注意到石台上方照耀下的光束在这一刻竟然缓缓的停息下来。

    几乎是眨眼之间,光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石台上的光束突然的消失就像是导火索一样,五颗夜明珠也在此刻纷纷收敛起折射出去的光芒,同一时间完全熄灭。

    刹那间,整个大殿内漆黑一片,完全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

    “点燃火把,快!”江伯大吼一声,我和方想立即回过神,拔出腰间的火把,二话不说直接点燃。

    三个人的火把光亮撑死只能照耀周围五米之内的景象,至于更远,完全看不清楚。

    我将魔书神图合上、卷起,然后塞进外套里面的口袋,接着语气有些惊恐的说:江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他娘哪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来!”江伯气的破口大骂,估计也有点儿急眼了。

    我刚想继续开口说话,却忽的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这声音一出现,把我们五个人都弄愣了。

    大殿里面明明没有别人,这声音是从何处而来?

    那声音并没有停顿,接二连三的响起,听起来就像是石头碎裂的声音。

    石头碎裂…

    我双目圆瞪,对背后的岚小七说:小七,你把手电给我,快点儿!

    岚小七被我喊懵了,愣了两三秒钟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面掏出手电,颤抖的递到我手里。

    我打开手电,朝着最近的一尊石像照射而去,之间石像之上密密麻麻的出现了无数裂缝,就像是蜘蛛网一般将整尊石像全部笼罩。

    我蠕动了一下喉结,说:这他娘是怎么回事儿?

    “我懂了!”方想语气凝重的说:“马狗羊猪牛就是来自于八卦之中,这大殿看似没有什么玄机,其实所有的玄机都在这五尊石像、五颗夜明珠以及你手里的魔书神图身上!”

    “挑重点说。”江伯急的牙痒痒。

    方想也不跟他挣,又说:你拿了魔书神图,灯光熄灭,从而五尊石像被触发,这就是重点。

    “你的意思是说,这五尊石像,有复活的可能?”我咽了一口口水,感觉有点儿大发了。

    “不是可能,是百分百。”方想苦笑着说:“我刚才还在想,既然是八卦那为何不把八卦中所有的动物全部聚集进来,这样的话不是更威武霸气?现在看来完全没那么简单,这些人身兽头的石像触发之后就会以人身兽头的状态复活。马狗羊猪牛这五种动物是八卦中最为简单常见的动物,也是普通家禽。相比代表龙的震卦来讲,这些更容易找到。”

    我拿着手电朝着面前的石像一扫,见石像上的碎石正在不断的脱落,一只猪头已经漏出了一半。

    让我惊讶无比的是,猪头的眼睛此时此刻正在不断的乱转。

    “草他娘,阿郎帮老子照着点儿,先下手为强!”江伯大吼一声,左手用力一拍背后的长矛,长矛顿时飞出。

    紧接着江伯一脚踹在地上,整个人凌空飞起,刚巧抓住长矛的一端,接着江伯的手臂便是在空中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以一种格外刁钻的姿势将手里的长矛插向猪头的眼睛。

    江伯的骨骼被巨树改造,身体早就没有了人类该有的骨头阻碍性,所以手臂三百六十五度旋转简直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这一矛被江伯刺出可以说准确无误,长矛锋利的一段,直挺挺的朝着猪头的眼睛逼近。

    那猪头倒也不傻,他身体还在石像中裹着,当务之急就是闭眼。可是你的眼能有长矛锋利?

    所以最后江伯的长矛稳稳扎扎的刺穿了猪头的左眼。

猪头能从石像中苏醒也代表着有知觉,被江伯这么一扎,嗷的一声嘶叫起来,简直就跟杀猪的一样。

    “漂亮!”我大喊一声,心说江伯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还没等猪头完全逃脱石像的束缚就废了他一只眼。

    方想则说:别他娘喊了,先想想咱们怎么办吧。

    我四下看了一眼,指着大殿的门说:咱们先靠近大门,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去的办法,如果没有的话就让长生和小七在那呆着,我们三个拖住这五尊石像。

    “你当是小孩打架呢?说拖住就拖住?”方想说着话,迅速的朝着大门移动而去。我发现方想这家伙就是嘴硬,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控制不住。

    移动到大门的方向,我尝试着用力去打开大门,却发现大门完全无动于衷,就像是一堵石墙一样。

    “完犊子了。”我俩手一摊说:准备拼命吧。

    方想骂了一声,把江伯给他的那把铁剑递给我说:这玩意你拿着,我用不惯。

    不等我推辞方想就冲了上去,嘴里同时大喊:打人先打脸,骂人先骂娘。咱们先下手为强!

    我也没愣着,把盾牌递给岚小七让她在原地呆着,先不要动。

    接着我就抱着那把到我腰际的铁剑冲了上去,还别说,这武器还真不是一般的重。

    大殿内一共有五尊石像,此时此刻那些石像身上的石块正在不断的脱落,转眼之间就已经脱落到了脖子处。

    江伯这老头不是一般的狠,哪也不去,专门对那头猪下手,刺完左眼拔出来继续刺右眼,等着两只眼睛刺完了他又开始转换战场刺嘴巴、鼻子…

    猪头凄惨的叫声在大殿内不断的徘徊,光看着都觉得疼。

    五尊石像各个都有兵刃,如果我们等他们身上的碎石全部脱落,完全只能等死,而我们也恰好就抓住了这个时机和突破口,不管三七二十一能干掉几个干掉几个。

    我朝着马头石像那边奔去,还没走到地方我就把手里的铁剑给丢掉了,那玩意实在太重了,少说有二三十斤,我完全驾驭不了。

    等我奔到马头旁边时,一把抽出小腿上的军刀,照葫芦画瓢般学着江伯的模样跃起,然后一刀狠狠的刺向马眼。

    眼睛是身体的天窗,眼若失明、耳若失聪,即使他们身上的碎石全部脱落我们也没必要怕他们,所以说到底还是江伯的功劳,要没江伯的话我们现在就是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

    马头脖子处的碎石全部脱落,他也有意识,我拿刀跃起时他的脑袋就朝着旁边转动了一下。

    我没江伯三百六十度大旋转的本事,想要收手显然来不及,只能把军刀插在马头的鼻梁骨处。

    饶是如此,马头依然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

    拔出军刀身子恰好落地,我又一次跃起持着军刀专门朝着马眼刺去。

    一连三下终于成功的刺在了马头的一只眼睛上,而此时马头身上的碎石也脱落到了肩膀的位置,我见情景不对,刚要再次跳起来发起攻击的时候,就听江伯大喊:先把狗头搞定,那畜生天黑也能看清!

    大殿里面的夜明珠突然熄灭,我们完全是在抹黑斗争,但是这些石像却不一样,他们的头颅为何是动物我们还不清楚,但是一般的动物在晚上都能模糊的看清楚东西,所以我们必须要铲除对我们危害最大的。

    我一咬牙,放弃对马头的攻击,转而奔向狗头。

    路过猪头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心里凉飕飕的。猪头已经完全不成样了,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都在流着鲜血,不得不说的是这头猪的生命力的确很顽强,这时候依然在撕裂的吼叫着。

    说句良心话,我要是那头猪的话,就算是头没了也得把江伯那王八犊子给弄死,太他娘气人了。

    奔到狗头面前我们三人朝着狗头发动起攻击,一路走来我们三人也有了些默契,我和方想拿着短武器,只负责试探性的攻击狗头,而江伯握着长矛则是站在地上用长矛对狗头猛刺。

    然而,就在此时,我们听到猪头发出一声剧烈的大吼声。

    等我们回过头去看时,隐约看到猪头石像双臂的碎石已经完全退化,他舞动着手里的关刀将腰际、双腿的碎石全部劈碎,接着便是迈动着双腿大步流星的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说来也奇怪,猪头石像的双眼、双耳完全失明、失聪,可他就能辨别我们的位置。

    紧要关头我来不及想那么多,下意识的距离江伯远点儿,我觉得猪头石像是来报仇来了,毕竟江伯把他害那么惨。

    可谁知道猪头奔来时,竟然不去攻击江伯,而是将手里的关刀一记横扫,朝着我劈了过来。

    我顿时吓了一跳,骂了一声娘,来不及躲闪抬起手中的军刀便挡。

    关刀碰撞在军刀之上迸射出无数火星,我的身子更是忍不住连连后退,这猪头石像三米多高,力量可想而知。

    也就在这时,周围‘咔嚓咔嚓’的声音越来越多,方想拿出手电照射了一下,五尊石像均已复活,手持兵刃虎视眈眈的朝着我们围了过来。

第七十五章:至强巫术

我蠕动了一下喉结,紧紧的握着军刀,轻声的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这群家伙好像单单对你感兴趣。”江伯忽然开口说:“那猪头被我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却偏偏不鸟我专门攻击你,肯定是冲着你来的。”

    方想附和说: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分散开对付我们的同时去找长生他们,可现在全都围了过来。

    “你们要是敢把我自己丢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牙被我咬的咯吱咯吱响,接着我脑海中忽然一灵光,一把将口袋里的魔书神图掏了出来。

    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只有这本魔书神图,五尊石像复活和这魔书神图有关,现如今五尊石像全部来围堵我,想来也和这魔书神图有关。

    果不其然,魔书神图被我拿出以后,五尊石像顿时朝着我奔了过来。

    “这样,阿郎你先拿着魔书神图满大殿的绕,我和方想那小子试着攻击他们找找弱点,若是这群家伙真的只对你出手,那我们还有办法反败为胜。”江伯提议说。

    我咬了咬牙将魔书神图揣入怀中,继而就开始撒丫子狂奔。

    五尊石像立即迈动着步子、挥舞着武器朝我追了过来,其余武器我倒不怕,只要我跑的快完全没问题,可问题就出在狗头石像、羊头石像、猪头石像上。

    这三个畜生一个为长棍、一个为铁链、一个为大刀,而且没一把武器都有三米多长,想要躲过武器我就必须距离他们三米以上的距离。

    五尊石像皆是身高三米多的巨人,一步跨出赶上我两步,想要不被他们追上并且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谈何容易?

    我几乎闷头狂奔,手里的军刀也不知道被丢哪去了,不断的在大殿里面上蹿下跳。

    而江伯和方想也趁机对五尊石像发动攻击,和我们之前预测的一样,五尊石像完全不顾及方想和江伯的攻击,即使被他们二人打的鲜血横流、惨叫连连,依旧不依不饶的追着我。

    我心里暗自叫苦,同时也明白了过来。

    这五尊石像怕是魔书神图的守护者,守护着魔书神图几百年的光阴,只要有人拿走魔书神图,五尊石像便会触动,直到将拿走魔书神图的人处死,方才能停止。

    就这么想着,我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缠绕住了我的小腿,我低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只见一条铁链牢牢的缠住了我的小腿,我知道这铁链是羊头石像的武器,刚要挣脱就被一股大力给猛地框了一下,接着身子便不由自主的朝后倒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把开山刀径直的朝着我面门劈了过来。

    我手中没有武器根本就没办法抵挡,只好瞪着眼,眼睁睁的看着开山刀劈来。

    在这千军一发之际,一把长矛横空飞出,尖锐的一端重击在开山刀之上,庞大的力量直接上开山刀朝右移动了二十多公分,而我也趁机偏了一下脑袋,让开山刀砍在左肩的位置。

    饶是如此,左肩的疼痛感还是让我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低头一看,左肩流出了不少鲜血,整把开山刀已经镶嵌进我左肩至少五公分的深度!

    五娘的灵魂在我体内,我又重新有了鲜血,鲜血的突然横流让我深感不适,可我现在完全管不了那么多。

    也就在这时,江伯的身子从一旁窜了过来,他凌空飞跃对着牛头石像一连踹出四五脚,直接把牛头石像踹飞出去。

    继而江伯迅速来到我身边,问我怎么样。

    我咬着牙面色发白,用另一只手用力的将左臂的开山刀拔了出来。

    “把魔书神图给我,我先替你挡一阵子。”江伯冲我伸手,面色凝重的说。

    我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魔书神图了,想都没想直接把魔书神图递给江伯。

    江伯接过魔书神图也没看,直接塞进怀里,然后从地上捡起长矛开始围着大殿绕起了圈。

    魔书神图没在我身上那五尊石像也没继续围绕着我打,而是跑过去追着江伯打了起来。

    我喝了不少方想的血,身体恢复的能力要快很多,开山刀拔出后鲜血瞬间凝固起来,等了大约三五分钟的时间伤口已经完好无损,我试着活动了一下左臂,也感觉不到疼痛了,心想方想的血还真管用。

    “阿郎,你不该把魔书神图给那老头。”五娘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应该没事儿,江伯对魔书神图不感兴趣,而且当时我要不给他,现在我就死了。

    “你怎么知道他对魔书神图不感兴趣?他刚才接过魔书神图的时候我看到他眼里有狂热。”五娘继续说。

    我又愣了一下,挠了挠头小声的说:应该没事儿吧?

    “你不懂,魔书神图是至宝,想要得到它的人数不胜数。而且我是鬼魂,我看到的东西比你更加清楚。”

    这一点我相信,当初长生的媳妇姐姐就看出了秦大友不善,但我至今还未发现什么不妥。

    我心想,那本无字书有那么神奇吗?还有那么多人想得到它?

    “你小子好了就赶紧过来帮忙,我们快撑不住了!”江伯忽的大喊一声,满大殿的狂奔。

    现在大殿里的场景实在太过诡异,江伯在前面上蹿下跳,后面跟着五只兽头人身的怪物舞动着兵器狂轰乱炸,再其后则是方想拿着短剑上劈下砍。

    只是那五只实在太过奇怪,方想的短剑明明在他们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可他们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顶多就是时不时的嘶吼几声。

我找到我的军刀,快速奔入战局之中,同时对五娘说:我信得过江伯,应该没事儿。

    说话的同时我把军刀狠狠的刺入羊头石像的心脏位置,我这人记仇,刚刚这王八蛋差点儿没让我死,我能让他好过?

    军刀直接没入羊头石像的左心口处,羊头石像发出一声嘶吼,接着继续追。

    我都傻了,心说这人他娘是真的不知道疼还是假的不知道疼。

    “没用的,这五个怪胎太诡异,即使把他们四肢都砍了也能爬着追。”方想趁着空挡按住膝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我说: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没了,不管是头还是心脏我都试过了,不好使。”方想摇头。

    那边的江伯有些撑不住了,他喊着我们赶快去抵挡一阵。

    我咬了咬牙提着军刀又一次冲了上去,一边对着这五尊石像猛砍猛刺,一边问五娘有没有什么办法。

    五娘轻声告诉我说:有办法对付他们五个,不过得要魔书神图才行。

    “这五尊石像是魔书神图的守护兽,只有把魔书神图放回原地,他们才能重新进入石化状态。”五娘说。

    我翻了翻白眼,抽出军刀又刺了一刀,同时说:你这和没说有啥两样?我们费劲千辛万苦就是为了这东西,现在又要放回去?

    “阿郎,你知不知道魔书神图为什么叫魔书神图?”五娘忽然问我。

    我说不知道。

    五娘又说:魔书神图共有两本,两本合二为一也就是那老头手里的一本。无字的部分为魔书,其中记载了从上古时期到现在的所有巫术,得知习会上方所有巫术,便可天下无敌。

    巫术在我印象里一直都是邪恶的东西,江伯修炼的邪术就可以说是由巫术演变而来,再有就是生人谷、老人墓、病枯丛、断头林,应该都是巫术。

    “那神图呢?”这五尊神像完全不管我,我从地上捡起长矛挡在五尊神像前,一边猛刺一边问。

    五娘说:神图是一副有字地图,但是却谁都看不懂。想要魔书神图的人多半都是冲着魔书而来,而并非是冲着神图而来,因为他们看不懂拿来也没有办法。

    “这和阻止五尊石像有什么关系?”我继续问。

    五娘说:阿郎,我问你。如果魔书和神图你二选一的话,你选哪个?

    “神图。”我毫不犹豫的回答。

    虽然不知道神图有啥用,但我是真心不希望要魔书,里面的巫术想要实施出来肯定需要生命的代价,老人墓和生人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那好,你把魔书神图要过来,把魔书的部位撕下来然后放回原来的位置留下神图,这样的话五尊石像便不会再动。”五娘说。

    我眼前一亮,跃起身子一脚踹在羊头石像上,将其踹的退后几步后,我对江伯大喊道:江伯把魔书神图给我,我有办法破解了!

    江伯一愣,接着把怀里的魔书神图掏出来走到我身边递给我。这玩意是个烫手山芋,谁也不想要。

    我拿到魔书神图,对方想和江伯说:你们帮我争取一下时间。

    二人点头,拿着武器又一次冲了上去勉强的将五尊石像拦截,而我则是按照五娘所说将魔书神图翻到有字的那一页,继而用手里的军刀将其一分为二,把没字的魔书迅速的放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我一回头,当即就看到猪头石像举着关刀朝我劈来。

    我心里一惊,刚要用军刀抵挡就震惊的看到猪头石像身上迅速的结出了一层石块,石块密密麻麻从猪头石像的脚底升起一路攀升到猪头石像的头顶方才停止下来。

    而猪头石像的关刀距离我也不过只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

    见猪头石像重新石化,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回头看向其余四尊石像发现剩下的四尊石像也重新石化了起来。

    最为神奇的是,魔书刚放上去没多久五颗夜明珠便又折射的亮起了光芒,整个大殿内又一次恢复到了原先的光亮。

    我一把丢掉军刀,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江伯和方想也累坏了,瘫软的躺在地上回着体力。

    趁着这个空挡,江伯问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五尊石像是魔书神图的守护者,我把魔书神图一分为二放回去了一部分,然后就好了。”我随口一说。

    江伯嗯了一声没再继续说话,看起来是真的不关心魔书神图。

    这时,方想忽然说:不对啊,小七和长生呢?

    方想一开口我和江伯立即坐起身,朝着大门的方向望去,发现大门开着,而长生和岚小七却失踪不见了

往期精选

虐心小说:

晚安小王子 (回复21)     

哥哥,请再等等我!(回复22、23)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回复9-12)

夏有乔木(回复13-20)

极品萌卫(回复24)

两小有猜(回复25)

上一篇这些汽车保养项目还在做?老司机:别再盲目保养,白给4S店送钱!

下一篇DNF中最霸气的武器名字 巨剑号称独孤求败 王小妹拿17吨手炮?

相关文章:

平面本月排行

平面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