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雾里青”

时间:2019-10-07 08:00:01 来源:区块链之家 当前位置:美美的故事了也 > 平面 > 手机阅读


天赐“雾里青”


那年春天,正是皖南一带油菜花遍地,到处弥漫着花香的季节,一位中年男人踽踽独行在通往皖南腹地石台县仙寓山的羊肠小路上。这人走走停停,东张西望,还不时地在本子上记着什么,显得神秘莫测。

他是谁?

他到这深山峡谷里来干什么?

没有人知道。

这天天快黑了,中年人来到仙寓山的一户茶农家。主人30多岁,叫张月谷,媳妇姓邹,叫邹晓红。中年人跟张月谷说:“我姓陆,是外地人,想借你家吃住几天,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我会付住宿费饭钱的。”张月谷答:“陆先生,不瞒您说,我家正好有一间空闲的房子,收拾收拾就能住。至于饭菜,我家条件不好,恐怕不适合你的口味。”陆先生忙说:“无妨,无妨。你们吃啥我吃啥,只要能填饱肚皮即可,别无他求。”

就这样,陆先生晚上住在张月谷家,白天自己一人在大山里转。当时清明即将来临,茶农们都忙着采摘新茶,没有人关心陆先生都去了哪里,都做了些什么。张月谷两口子更是整天早出晚归,白天忙采茶,晚上忙加工,趁新茶上市能卖个好价钱。陆先生晚上没啥事,就来到张月谷加工茶叶的地方,看张月谷和邹晓红加工茶叶。有时候也跟他们聊聊天,问问这里的茶树什么时候栽的,这里都有过什么民间传说,这里的茶马古道在什么地方。张月谷说,这地方的茶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栽的,只知道他爷爷的爷爷就靠采茶为生。过去听老一辈人讲,这方圆几百里仙寓山,盛产一种绝世好茶“雾里青”,还给明朝的皇帝当过贡茶呢。可惜,后来就不知道这茶都哪里去了。张月谷还告诉陆先生,茶马古道就在山里,都是石板铺的路,但离这很远。

这天,天还黑着呢,陆先生起了床,装上昨晚邹晓红给蒸的几个窝窝头,悄悄上路了。昨晚,他跟张月谷两口子已经说好,他今天要起大早专门上山寻茶马古道,中午有可能赶不回来。邹晓红连夜给他蒸好了窝头,方便路上饿了吃。

顶着黑蒙蒙的夜色,陆先生沿着山间朦胧的山路,慢慢往前走。四周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声鸟叫,给寂静的山野增添了一丝活力。几天来,陆先生几乎走遍了附近的山山岭岭,却始终没有发现他要寻找的东西。今天,他要登此处海拔第一高峰仙寓峰。

自打进山后,他每天都望着仙寓峰出神。这仙寓峰终年云雾缠绕半至山腰,树木葳蕤,陡峭难走。因山高路远,没有茶农去那里栽茶树,也就没人去采茶了。

天越来越亮,太阳还没有出来时,陆先生已经登上了半山腰。站在一处比较平坦的大石砬子上,朝山下一望,那飘渺的云雾似大海波涛一样把大大小小的山岭吞没了,几处高大的山峰,如同大海里的小舟,偶尔露出峥嵘。

陆先生不仅赞叹:“如此神仙居住的好去处,真是老天恩赐的啊,一定会孕育出绝世之茶!”

又穿过一片原始森林,绕过几处猿猴都难以攀登的悬崖峭壁,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小山洼,郁郁葱葱,一簇簇不知是什么的植物连在一起,密密麻麻,从远处看就像一床天然的绿色毛毯铺在那里。陆先生仔细观察发现,这地方与众不同,几乎没有高大的树木,那些高大的树木哪去了?还有,这些绿油油的植物怎么看怎么有人工栽植的形状。

蓦然,陆先生的心猛然狂跳起来。他抑制不住狂喜的心情,飞快地朝那片绿色的植物冲去。哎呀,这不是一片茶树是什么?陆先生仔细分辨着那些椭圆形的叶片,没错,这就是一种茶树。只不过这片茶树已经多少年没有人修剪过了,枝干有手臂般粗细,高达一丈,这肯定不是一般的野茶树。

难道这就是失传已久的“雾里青”绝世茶树?

难道这真是老天赐给的“雾里青”?

陆先生立即拿出随身携带的塑料袋,小心地采撷着那毛茸茸的叶尖。渴了喝口山泉水,饿了吃口窝窝头,差不多半天的时间,小塑料袋被他摘满了。他详细记载了这片茶树的大约方位,兴高采烈地下了山。人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一点不假,陆先生上山没摔过跤,下山时却摔破了腿,蹭破了脸。不过,他一点也不觉得疼,那一小袋茶叶像宝贝一样抱在胸前,似乎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他认为这就是绝世几百年的“雾里青”了。

回到张月谷家,张月谷采茶还没回来,邹晓红正在做晚饭。看见陆先生这副模样,邹晓红吃惊地望着他说:“哎呀,你这是咋搞的呀?这脸也刮破了,腿也摔瘸了。”陆先生微微一笑说:“没事,没事。不过,我倒有一事相求。”说罢陆先生拿出采摘的茶叶说:“请你们晚上帮我把这点茶叶给炒制一下,否则过了夜一蔫就不好了。”邹晓红问:“看不出啊,你也懂茶?”陆先生说:“只知皮毛而已。”

张月谷回来后,见桌子上有一袋新采的茶叶,打开一看,觉得这茶叶跟他采的大不一样,自家茶树的茶叶叶片薄薄的,不饱满,而这些茶叶叶片肥厚,颜色墨绿,一看就是上等的好新茶。他惊诧地问邹晓红:“你这茶叶在哪采的?”邹晓红说:“这些茶叶是陆先生采的。”张月谷找到正在屋里写笔记的陆先生问:“陆先生,您这茶叶是在哪采的呀?”陆先生答:“就在茶马古道旁边。”张月谷说:“这茶叶不错,明儿您领我们也去采。”陆先生乐呵呵地答:“行啊,只要你们不怕远不怕累就行。”张月谷说:“能采到好茶,累点远点怕什么?咱说好了,就这么决定啦。”

晚上,张月谷和邹晓红帮着陆先生炒制茶叶,陆先生站在旁边,就像一个监工似的。张月谷他们刚把茶叶从塑料袋里倒出来,还没等动手呢,陆先生突然急匆匆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才回来。陆先生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是上午喝了山泉水,闹肚子了。”张月谷说:“要不要去看医生?”陆先生答:“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张月谷两口子炒完了陆先生的茶,就开始炒自家采的茶。炒完茶已经是深夜了。

第二天大清早,张月谷喊陆先生吃饭时,陆先生哼哼唧唧说不吃了,肚子疼得厉害。

张月谷问:“还领我们上山采茶不?”

陆先生答:“今儿不行啦,抽时间一定去。”

张月谷他们也没再说什么,吃完饭就又去山里采茶。

张月谷他们一走,陆先生连忙爬起来,背上行囊,装好那点新茶,给张月谷夫妇留下500块钱,写了一张字条:“谢谢你们的照顾,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下山去医院看病。这500块钱算我5天的住宿费和饭钱,请收好。我还会来的,那时候我一定领你们去采新茶叶。”

陆先生来到公路边,等来往的班车。其实,他的肚子早就不疼了,他对张月谷夫妇撒了谎。他是不想领他们上仙寓峰采新茶,主要是不想过早暴露他发现的绝世秘密。但他相信,一旦仙寓峰的“雾里青”开发出来,那将是一件震惊全茶业的大事,仙寓山一带的茶农将会得到更多的实惠。坐上班车,他才朝着云雾挂在半山腰的大山说:“再见了,天赐茶叶的好地方!用不了多久,我会让这里成为举世闻名的绝世茶叶之乡!”

陆先生到了石门县城,拿着那包他视为珍宝的“雾里青”茶叶,走进了一家叫“大魁庄”的茶楼。这家茶馆装修极为豪华,一看就知道是一家实力很强的茶叶经营企业。陆先生对一位站在吧台的姑娘说:“请问你们老板在不在?我想见见他,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姑娘答:“请问先生您贵姓?”陆先生答:“免贵姓陆。”

姑娘就打电话,不一会儿,一位西装革履的秃顶男人从里面走出来。秃顶男人自我介绍说:“我姓何,单名一个君字。请问陆先生找我有何贵干?”陆先生说:“我这有一包绝世名茶‘雾里青’,您看看可是名副其实?”何老板听后哈哈大笑:“对不起,我一听见‘雾里青’就头疼,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人向我推荐这种莫须有的东西了。哪来的‘雾里青’?纯属无稽之谈!”陆先生心有不悦,便打开那包茶叶说:“你看看品品,是真是假自然一目了然。”何老板捏了点陆先生的茶叶放在手心,又顺手捏了点他茶馆里的茶叶,两下一对照,没有任何区别。陆先生说:“看似一样,味道却有天壤之别!”何老板把两样茶叶分别冲开,良久,两只茶杯里香气氤氲,茶叶根根挺立,犹如刚刚出土的幼苗儿,颜色淡绿。何老板说:“您尝尝,味道咋样?”

陆先生先品一口他的“雾里青”,又尝一口何老板的茶,还真一模一样,味道淡淡的,清新可口。何老板说:“我就不用尝了吧。”陆先生不甘心,就问何老板:“你知道宋朝的嫩蕊茶吗?知道明朝的贡茶‘雾里青吗’?晓得1745年‘哥德堡号’古商船航行瑞典时触礁沉没海底的事件吗?”何老板轻蔑地冷笑说:“我对历史不感兴趣,只对经商感兴趣,只对赚钱感兴趣。”陆先生听罢,默默收拾好那包“雾里青”,离开了“大魁庄”茶楼。

陆先生不明白,他辛辛苦苦采来的珍贵茶叶“雾里青”,怎么就成了一般的茶叶了?他仍不死心,沿着石门县城往前走,边走边寻找街道两边的茶店。猛然一个名叫“天方茶苑”的茶楼吸引了他。他走进茶苑,一位30多岁的年轻人连忙说:“欢迎来天方茶苑品茶。”陆先生说:“请问贵茶苑老板在吗?他懂不懂茶文化和茶道?”

陆先生肚子里还憋着火呢,刚才那位何老板的话深深伤害了他。他当时就想,将来一定要让那位何老板后悔莫及,因为他对历史的无知,对茶文化和茶道的亵渎,他错过了一次也许能让他的茶楼和他自己名垂千古的好机会。

陆先生问完,那人微笑着答:“我就是这里的主人,姓张。我对茶文化略知一二,对茶道也算是有所了解。请问先生有何指教?”陆先生又问:“你晓得宋朝嫩蕊茶吗?”张老板又是微微一笑说:“就是陆游作诗称赞的嫩蕊吗?”陆先生来了兴趣接着问:“那你也一定晓得作为明朝皇室贡品的‘雾里青’了?”张老板回答:“宋朝的嫩蕊茶,到了明朝就称作‘雾里青’,成为明朝的贡茶。”陆先生越发高兴地问:“那‘哥德堡号’沉船事件你也晓得了?”张老板不慌不忙地回答:“1745年,‘哥德堡号’古商船满载着货物驶向瑞典,船上就有在我国购买的‘雾里青’茶。可惜不幸触礁沉没,从此,我国的名茶‘雾里青’便销声匿迹了。”张先生说完,给陆先生续了一壶茶,又说:“我查阅了许多资料,证明古时候的‘雾里青’的产地就在我们皖南一带,我曾经带人寻找了3年,几乎走遍了皖南所有的大山小川,遗憾的是一无所获。”听到这里,陆先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一拍茶桌,连喊:“好,不愧为茶行老板!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陆大雨今天就是给你来送‘雾里青的’!”

两个人当下推杯换盏,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张老板待陆大雨为座上宾,两人从茶文化谈到茶道,真是有说不完的话语,道不尽的情意。陆大雨详细跟张老板说了他发现“雾里青”的整个过程。不过,当张老板沏了陆大雨的“雾里青”后却大摇其头说:“此茶不过一般新茶,绝对不是传说中的‘雾里青’。”

陆大雨也对手中的茶叶产生了疑问。

明明是他亲手采摘的,明明是张月谷他们给炒制的,怎么就变成了一般茶叶了呢?思来想去,陆大雨觉得一定是在张月谷炒制茶叶的时候出了问题:他们给掉了包!想到这里,陆大雨就跟张老板说了请张月谷炒制茶叶的事。谁知张老板立即哈哈笑起来说:“没错!那小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陆大雨忙问:“怎么张老板认识张月谷?”张老板答:“他是我内弟,我太了解他了。这样吧,明天咱就去他家,把事情弄清楚!”

第二天,张老板驾车来到仙寓山时,已经下起了小雨。正好张月谷和邹晓红在家炒制茶叶呢,一见陆大雨,他们都不好意思地笑了。张老板说:“赶紧去把陆先生的茶叶拿来,我要亲自品尝。”张月谷刚想说什么,张老板眼睛一瞪:“快点去拿呀,陆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你们这事做得有点过分!”张月谷偷偷看了一眼邹晓红,邹晓红悄悄点了头,张月谷便出去取茶叶。

原来这张月谷是个见便宜就捡的人。那天晚上给陆大雨炒制茶叶,他心里就打了小九九:陆大雨那茶叶可是从来没见过的好茶叶,找个机会一定给他来个偷梁换柱。恰恰,刚要加工时,陆大雨肚子疼出去了,张月谷便动作麻利地移花接木,把陆大雨给蒙过去了。这些“雾里青”茶他保留好,准备去姐夫那里邀功请赏呢。

张月谷给大家沏上了真正的“雾里青”茶,但见那芽叶在水中慢慢绽放,如同一株株出土的幼苗,只长出一片叶来,青翠欲滴。张老板两眼放光,端起茶杯轻啜一口,醇厚可口,味道淡雅,连声大呼:“好茶!好茶!”

陆大雨喜极而泣,擦着眼泪说:“失传了200多年的‘雾里青’终于又重见了天日!真是苍天有眼,天赐‘雾里青’啊!”

最后,陆大雨才说出了他的真实身份:他是台湾绿茶研究所的研究员,他从事绿茶研究20多年了。他时时刻刻都在关注大陆茶文化的成果,他从历史书中了解到宋朝的“嫩蕊”茶和明朝贡茶“雾里青”的情况后,对“雾里青”茶叶抱有极大的研究兴趣。后来,当他得知“哥德堡号”古商船被打捞上来,里面发现了来自中国的“雾里青”茶叶,他高兴万分,决心要让这绝世绿茶真品再现于世。为此,他查阅多种资料,终于找到了“雾里青”茶来自皖南仙寓山一代的证据。他便来到大陆,来到安徽石台县,开始徒步寻找失传的“雾里青”。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了结了自己的一桩心愿!

后来,陆大雨和张老板联袂研制出了中国第一绿茶“雾里青”,成立了“天方”茶业集团,寓意为“天赐天然良方”。张老板不惜重金,租下了仙寓山的主峰仙寓峰,那片古老的茶树又焕发了勃勃生机。

如今,天方茶业集团因为“雾里青”绝世名茶而声名远播,在全国有上百家连锁店加盟,企业发展如日中天。陆大雨在台湾也创办了天方茶叶公司,专门经营“雾里青”名茶,使祖国的传统名茶漂洋过海,远销世界各地。

至于石台县那家“大魁庄”茶楼被“天方茶苑”所吞并,何老板成为张老板旗下一员,已经不足道也。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9年1月上半月刊

作者:孟宪歧

图|来源网络

上一篇【生活小常识】防控流感,预防为主

下一篇万墨林目不识丁,为何杜月笙却相中他,还让他帮自己管理账务

相关文章:

平面本月排行

平面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