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标写”四十年

时间:2020-02-13 08:00:02 来源:南京之声 当前位置:美美的故事了也 > 家居 > 手机阅读

孙廷炬在操作他的的第一台打印机


行走在中原大地的阡陌乡村,映入眼帘的各种广告标语常常引人瞩目,成为中国乡村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在三十里堡,这些广告标语也无处不在,它们每一个变化,无不记录着社会发展进程中每一个具有代表意义的时刻。改革开放40年来,农村广告标语内容与形式上的转变,也见证了社会的发展,浓缩了时代的变迁。


标语是时代的镜子

近日,大伙儿熟悉的孙廷炬又做起了写商店牌匾的活,刷完最后一笔,孙廷炬累的胳膊有些酸,但心里是满足的,还有些怀念,毕竟他与自己的这项“老手艺”,已经阔别了20年。

孙廷炬作为三十里堡当地人心中“字写得很好的人”,在三十里堡乡间地头刷写、制作了40多年的广告标语。在街边显眼的墙壁上,在商户门口的牌匾上,在街道活动宣传的横幅上,都或多或少有他参与的影子,这些不同字体、不同设计的标语背后,书写的都是一个时代的风云。

三十里堡街边的老广告牌


1971年,孙廷炬进入三十里堡供销社做美工工作,彼时,三十里堡供销社堪称辽宁省最大的供销社之一,职工最多时可达800多人,但整个供销社专职美工的只有孙廷炬一人。从宣传板报到生产资料、商品广告,孙廷炬无不涉及。因为美工人员稀缺,有时周边地区的供销社也经常让他去帮忙。“骑着自行车翻山越岭去帮忙,中午在那吃口炸茄子饭,在那个年代觉得特别满足。”

至今,孙廷炬还记得,在三十里堡老街的十字路口上,曾有一面巨型宣传板,每月换一期,根据当下宣传的政策,有口号、标题、诗词、生产画面。他要先在纸上设计画好后,再小心翼翼地糊到宣传板。这些标语的变换,是时代的一面镜子,也是历史的浓缩,三十里堡居民正是通过这些宣传标语感受当时的政治氛围。

北乐大市场上世纪鳞次栉比的商业点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他用庄重的黑体刷下这条标语后,孙廷炬有些惊奇欢喜,他开始意识到一个新时代开始了。这个标语与“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等成为那些年最高频的上板标语。自那之后,乡村的标语,从以阶级为政治口号逐渐被崭新的标语覆盖,发展经济、教育等主题的宣传标语纷纷出现在居民的视野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等标语被展示在三十里堡各个村口最显眼的位置,成为历史的记录,也成为当下最脍炙人口的口号。


老供销社手绘广告牌


供销社的广告牌

在孙廷炬的印象中,老街上那幅巨型宣传板只停留了5年左右的时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雷,它渐渐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随着市场经济的推进,三十里堡的“广告”开始有了最初的模样。

“敲糖喽!”叫卖者的一声吆喝,瞬间打破了周边的寂静,孩子们会雀跃着,纷纷拿出积攒下的牙膏皮去换取一小块甘甜的糖。改革开放之初,经济相对贫乏,这种简单的叫卖声成为最早期的一种广告形式之一。而另一种广告形式是在硬纸板上、或木板上,用红白油漆刷上几个大字,便成了那个时代流行的广告牌。


老供销社手绘广告牌


实际上,在此之前孙廷炬所在的供销社,就已经有了广告牌的雏形。“供销社里的货架,一般都是离棚一米高,在货架的前面摆着玻璃展柜,整个供销社里,包含着日用、土杂、五金、机械等,但凡老百姓能用到的,在这里都有。”三十里堡供销社作为总站,涵盖了方方面面的日常用品,包罗万象、种类繁多。为了能让居民能够便捷的找到所需商品,供销社在货架最顶端一米的空隙,钉上木头桩,用木板搭上边框,然后糊上白纸,在纸上画好商品的种类及名称,用最简单的文字介绍商品,方便指引的同时,也让供销社装饰更为美观。

“但到后期,做一个广告牌就需要特别花心思,别的事都放一边,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做的好。”孙廷炬告诉记者,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推进,从凭票购买到花钱购买逐步过渡,供销社愈加重视这些指示牌的设计和美观。为了能更吸引顾客,还会定期派遣工作人员去外地交流学习。


三十里堡街边的老广告牌


画一张广告牌,在前期设计研究就要花很多心思,想方设法,让装饰更出新意,孙廷炬为此还研究出,用木头装饰成花边,堆彻出各种中式风格的窗型图案,在当年红极一时,引得不少美工人员前来参观学习。

从木头材质的边框到用密度板和纤维板的边框取代,甚至用玻璃砖增加新意。而内容更是从上世纪80年代初只是简单信息介绍的“无创意时代”,向后来消费导向、价格优势等促进销售手段不断探索和突破。“就比如布,之前宣传的都是质量好、结实耐用,直到后来化纤布成为潮流,老百姓开始追求颜色靓丽,风格多样”,孙廷炬回忆道。

随着个体经营户的增多,供销社逐渐失去往日的优势,慢慢被取代,商店外的牌匾从以地名命名到有了特色和个性,商店门口开始张贴广告纸,介绍新的商品,吸引顾客,充满新奇感的广告逐渐也拥有了更多的表现形式。


宝航商店是旧时的老供销社,至今还保留着供销社的广告牌的样子


机器代替手工

从宣传标语到商业广告,孙廷炬用一把油漆刷,在不知不觉间书写着改革开放的变化。

一提到写广告标语,孙廷炬话匣子就打开了。“这里面的学问挺多的”,三十里堡大大小小的宣传板、商店牌匾等广告标语,都有他留下的痕迹,哪些能写,该怎么写,写哪些字都了然于胸。“宣传标语的字是美术字,和书法又有区别,颜色、字体都有各自的讲究。”孙廷炬腰有伤病,就是曾经常年手写广告标语落下的病。“写字的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一心只想把字刷好。”

几十年来的手写经验,让孙廷炬练就了一项手艺,提笔上板,不打草稿,一口气写成,各种字体随手拈来,几乎能够与印刷字体一模一样。孙廷炬告诉记者,有一次他正在为102中学写宣传标语,孙廷炬拎着油漆刷,踩着梯子刚上去,就直接下笔写了第一个字,老师们看到了有些担心,“不用打个底稿吗”,孙廷炬摇了摇头,很快的完成了任务,看到一行印刷字体分毫不差地迅速出现在他笔下,老师们都为他鼓掌和喝彩。

老供销社手绘广告牌


供销社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逐渐解体,于此同时,美工设备技术的进步也渐渐取代了手工书写的方式。在上世纪80年代末,孙廷炬离开了供销社,开始专门做广告业务。上世纪90年代初,孙廷炬买了人生中第一台刻字机,也是三十里堡最早一批使用机器设备制作标语的人。刻字机通过在不干胶上复制打印字体,让制作的方式便捷,节省了不少手写人力,大大缩短了广告标语的制作时间。

一次外出考察,孙廷炬看到别人写的字体特别标准,内心产生了疑惑,“当时我特纳闷,这字怎么写的这么完美”,几经打听,他第一次了解到机器刻字。那次回来后,孙廷炬遍寻各个地方,为此还专门乘车去大连,购买了这台刻字机。“买这个花了一万五千块钱,当时还是凑钱买的”。这台机器至今还保存在他的工作室,经历20年却依然能够使用,想起当时心里几番掂量,才终于咬牙决定买下这台机器,孙廷炬觉得,“现在看来,当年买的还是很值的。”孙廷炬回忆起那天的场景:“买这台机器时,其实身上就带了2千块钱,本想买一个国产便宜的,但在现场尝试使用了几下,包括现场的售货员,都没搞明白怎么操作。从上午9点多钟弄到下午1点钟,最终还是选择这台操作简便的日产刻字机。”


架子上的陈列还有旧时的模样


上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设备更新渐快,技术发展的越来越好,陆续出现喷绘机、丝网印刷机、雕刻机、激光打字机,制作广告的工序愈加便捷,广告展现的方式也愈加多样,国产机器的更新和发展,也比国外产品更好。如今,孙廷炬的女儿也同样从事广告制作行业,电脑设计制作,也让孙廷炬大开眼界,“以前外出考察,看到别人先进的制作方式,大概还能明白是怎么做到的,现在啊,彻底被大浪拍在沙滩上,真的看不懂了”孙廷炬笑道。

在信息传播手段日趋多样的今天,乡村的广告标语也发展变化的更为丰富,从制作方式到内容形式,跟随者时代的脚步,越来越丰富多元,人们日子也越过越美。如今,孙廷炬的这项老手艺,也变成了一种享受,从书写广告标语作为工作,转变成如今研究书画,享受生活,这背后大概是整个时代的变化所赋予人们的幸福感。


文|刘   慧

图|国晓明

上一篇大国博弈不止在沙场!这件事,美国吹捧了中国20年!

下一篇【招聘】美美百货2019年春节招聘

相关文章:

家居本月排行

家居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