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小说】张爱华||兄弟,干! (泪奔……)

时间:2019-12-02 08:00:01 来源:汕尾新闻网 当前位置:美美的故事了也 > 故事 > 手机阅读
 欢迎关注
指导 ★ 军旅路上有您 



兄弟,干!


张爱华


今天是周末,勇哥归队的日子。

余排早早起了床,出了操,“霍霍”吼了两声。

前两天,勇哥电话了,说是假满啦,问带啥东西不,他想了想,也没啥可带,但,还是盼他早回。

11:30,勇哥风尘仆仆地回到了营区,一下车,大包小包直奔余排的临时居所。余排是大学生,连队的一支笔,指导员为了让余排更好地准备材料,一改往日的大通铺,特意安排一间单间。

勇哥卸下各种包,捣鼓捣鼓,办公桌上就出现了一座小山:合川桃片,合川皮蛋,花生,香肠腊肉。。。好久没闻到家乡的味儿了,余排深吸了一口气。

余排一边用高压锅压上4节香肠和一块半肥半瘦的腊肉,一边安排小兵去小卖部叫一件雪花,还洗了炊事班拿的煮方便面时的一颗白菜,半截萝卜,以便香肠腊肉捞起来了,用那汤煮菜吃。

40分钟后,余排端了切好的香肠腊肉过来,用肘顺势在小山边荡出一块空地,放上那盘子,坐下。勇哥也开了两瓶雪花。“当”俩瓶颈在空中发出清脆声。

“兄弟呀,弟媳小木是真漂亮!”勇哥呷了一口。

余排微微扬了扬脸,是啊,她的颜值与才华那是没得说。同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大学四年,他们在对手、朋友、恋人中不断切换,彼此成长。毕业前夕,关于去向问题,俩人商量再三,最后决定:他应征入伍;她作为军属,进入她籍贯所在地的市政府。军训时,他们申请结婚了。

“还是雪花好啊,休假2个多月,就念这口”。

“兄弟,干”。

“咕咚咕咚”勇哥的瓶见底了,余排的也是。

“吃肉吃肉,这是你嫂子亲手做的,叮嘱一定让你多吃。你嫂子长相不怎么样,心好,哈哈哈。。。”

虽然同是老乡,勇哥的媳妇大家耳熟能详,只是,目前还没见过本尊。



萝卜白菜煮好了,余排用瓷碗盛了过来,肉吃多了,这个可以去油腻。那汤,微甜微甜的,美。

“兄弟,干”,第二瓶很快见底了。

“爽歪歪,哈哈哈”勇哥舒服地把自己放在椅子上。

“你和弟媳小木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呢?

自己分到连队快四个月了,跟兵们同吃一锅饭,同睡一通铺;她在市政府,熟悉了自己的工作,熟悉了机关的人际。他一心在兵上,只在夜里,那些兵蛋子说着梦话时,他瞪着天花板,发呆;她自己买菜,煮饭。写信是他们每天的必修课,运气好的半个月可收到回信,不好的话一个月两个月没收也是有的。每到周末,他都带挎包,穿胶鞋,请假到驻地邮政局跟她通电话。整个局只有四部座机,得排队。有时候,电话没能打通,邮局下班,他就发电报,报平安。与此同时,她也在单位传达室等电话,眼见看门大爷要关门了,她才不得不打道回府。电报通常是第二天或第三天收到。

最近,他们好不容易接通电话,对方的呼吸声清晰可听,却不知怎么开口,该说什么,能说什么,都是难题。

“兄弟,干”,“咕咚咕咚”第三瓶也见底了。



有些话,勇哥只能烂在肚里。

这次探亲,第一站,勇哥就到了小木的单位,把余排带的西藏的特产交给了她。在那里,刚好碰到自己多年不见的发小,一阵寒暄后,发小悄悄告诉他,机关有个高干子弟正在追小木,那小子玉树临风,而且真有才。勇哥记住了,一直在思索怎么解决,可惜见识限制了思维,休假完了也没能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不过,这个假期,自己没少带夫人去看小木,捎去家里的土鸡蛋、土猪肉、农家小菜,讲余排在单位的趣事、糗事,顺带也讲讲那么多感人的两地恋情。



“兄弟,干”,他们又干了第四瓶。

“兄弟,这两天赶紧把手头上的材料完成,休假!”勇哥不征求余排的想法,自己就定了。

“兄弟,干”,第五瓶吹干了,他们的舌头已经捋不直了,说话也不清了。

余排醉眼朦胧,仿佛看到媳妇小木从外面走进来,笑盈盈地,“怎么又喝这么多酒,表示下就可以了,战友都知道你喝不得酒的”。

那是那次小木来集训地结婚的事。一百多人,大部分人都不知另一半被谁家父母养着呢,他们就已喜结连理。洞房花烛夜,在集训地临时的婚房里,小木深情款款,“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小船就要启航了,无论风、雨、霜、雪、冰雹。。。你都要紧紧抓住我的手,记住没,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第三天,余排休假了。

 



作者简介

张爱华,女,四川仪陇人,研究生学历,西藏军区自主择业干部。曾参与省级以上课题3个,参与专著编写1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十余篇。

广告来啦!


详情点击黄字黄河王



军旅原创文学
与您一路同行


更多详情敬请点击下方平台公告


 军旅原创文学公告

上一篇2019状元厉害了,1场NBA没打就要为国出征,还要签1亿合同!

下一篇威廉王子这次崩了 趁凱特孕 「偷吃她闺蜜」

相关文章:

故事本月排行

故事精选